第6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里是那里

    浓沉的黑暗,凝滞的空气,让人无所适从的诡异空间。

    水茵睁著雾然的眼,看不出一丝端倪。

    她只听得见自己撞击在耳鼓中的心跳声。

    那麽样的猛烈,如此的用力──像是要破膜而出──

    她张嘴,却发现自己喊不出任何一声响。

    我是怎麽了

    短短五个字,仅能成为心版上的回音。

    她慌乱,伸起地上的手。

    看著上头的鲜意──

    怦──怦──怦──

    「呃」

    她满手沾著血腥,水茵恐惧的看著手里的血幻化成束缚自己的诡丝。

    她警觉,想起身逃开。

    却发现不到一瞬间,她整个人已经被紧紧覆在一团赤红当中,再也动弹不得。

    是谁

    那在四周看著笑著、充满恶意戏谑目光又是谁

    她逃不开──

    水茵突然绝望的暗叹。

    她永远都逃不开──

    只能,看著──

    看著那群暗中的魔将自己拆吞入腹

    不────

    「不」

    她叫出声。

    气喘吁吁间,才发现刚刚不过是恶梦一场。

    是了。

    恶梦

    「你醒了」

    她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

    「老师」

    直觉地,她整个人更往床头一缩。

    惊恐的止不住发颤。

    她咬著唇,神情比受惊的小兔还更遭糕。

    一头凌乱的发,散在她的颊边、耳後,惨白的肤色带著病态的美感,她长长的黑色睫毛颤呀颤,像两把小扇可爱地将那透著茫然无错的惊慌眼珠子给似有若无的藏著,让人更忍不住亲近──

    更想看看那润色般的黑色小珠内映出自己的身影──

    水茵的衣服也没整齐到哪,她只顾著将自己蜷起,似乎缩得越紧别人越看不见似的─那小小的身,细细的手腕,白玉般小巧圆润的脚指头──明明很平凡,看上去简直是个呆板的老处女──可水茵身上,却无法让人将往常的公式套在她的身上。

    她的美丽,来自於她的仓皇。

    她的风情,显著於她的欲然哀泣。

    她勾人的,就是那从骨子里清清浅浅散发出来的欲感。

    多麽令人感到心痒难耐。

    尤其是她此刻低著头,小而挺的鼻子窸窣的吸著水气,正轻轻的咬著自己的唇─

    闻者,欲火窜身。

    又岂是一句脏字能代过的──

    高级病房中,一群青春男孩,风情各异的坐落在房内其中一边。

    他们的视线,有火有冰有热有毒的,皆是有意无意的通通瞥去室中心的那张病床上头。

    而目前,大抵也只有坐在床旁边,离水茵最近的柴元华是纯然的带著善意、透著关心的。

    至於其他人──

    呼,不提也罢。

    「老师──没事了。」

    元华苦笑。

    怎麽也没想过自己有天成了受害者後,还得费心去安抚加害者。

    不过,在见著眼前可怜兮兮的女人後──

    任谁,都不忍再多苛责她的错误柴元华想了一下。半是无奈半是诱哄著。

    「老师,没事了。相信我好吗」

    他慢慢的伸手,先是碰到那雪白的腕。感受到她的惧意,他特有耐心的等著──

    过了一会儿,女人终於眨著红眼儿抬起头。

    那鼻间透著一股淡淡的粉意。

    像是春天三月的樱。

    又像是那雪地中的梅。

    可那股味,又是那样矛盾反透出一股懦腐之意。

    不清新也不纯粹,沾著眼泪弄著鼻涕的,直让人看了笑不出,疼不得──

    明明就是个透著俗味的平凡老女人嘛

    为什麽偏要她不可呢

    或许,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却也是他们懒得去深探的。

    见水茵终於看向自己。元华再度露出一个十分无害的温和笑颜。

    「真的。我已经和大家说了。以後再也没有人敢随便欺负老师了。你以後可以放心的进出华凌」

    见水茵仍是纠著一张泪涟涟的脸蛋看著他,不语。

    黑欲全文阅读

    元华有些孩子气的搔搔头。

    他正要开口时,水茵却突然道:「是你」

    原来是她正好想起了面前的男孩是三天前留在那酒店中,最後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与自己有对话的俊美少年。

    这时,她也看到他额上包扎过後的伤口。

    眼中划过一丝不安。

    对於来自四周的追凝的众多视线,她连用馀光扫也不扫。

    就怕如同方才的恶梦里,她只要一看上了,便再无逃命的机会──

    她只能牢牢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至少在他眼中,她还感受得到一点身为师长的威信。

    即使是自欺欺人也罢。

    「是了。」元华微笑。

    他此刻进退得宜的模样,与上回那态判若两人。

    水茵听著他道:「我也没想到你不但是个老师,还进来华凌教书」

    想起这一分一秒似都不肯放过她的,究竟是怎样的孽缘

    她感叹,却再无一点办法。

    「不过你放心好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几个家伙」

    听见那几个字。

    她似冰冻的眼又冲出一蔟火。

    可柴元华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神情大有种你敢再多嘴一句,就试试看的狠厉。

    且他搭在自己手边的大掌用力一握。那力道大的像是要将她的骨给捏碎。

    她心底一抽,竟是再也生不了一丝气──

    原来,都一样的

    不管她顿时黯下来的眼,为何会让自己看得那麽不舒服。

    他只是转头示意著──

    而後他的声音仍不起一点波纹,温温的续道:

    「我现在就让他们给你下跪陪罪。」

    她猛地抬起眼。

    面前执著她的手的少年,神情里带著那样的不可一世。

    说话的神态是那样的从容自若。

    彷佛他本是那睥睨天下的少年帝王,任何人都该听从他的命令行事,不得有一点疑问。

    是什麽的家庭背景,才能孕育出如此才气比天高的少年

    她来不及将疑问脱口,就瞠目结舌的傻傻看著面前发生的事──

    一、二、三数至七时,房内的七个少年已纷纷跪在她的床下地板上。

    未关好的窗,此时吹来一阵晚风。

    那样的透凉,深深的冷入她的心脉。

    莫森跪著,大大的眼儿还有著对她的一丝怨对:「老师,你就原谅我们吧。」

    肖和砚以及季子程倒是都把头垂到前,没再多说一句话,也让人看不清神情。

    接著,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蛋,分毫不差的清丽脱尘,少年的脸蛋儿比花还更鲜嫩,比朝阳还更显得生意盎然,那眨呀眨的眼眸里头流转的是自成一格的灵动,他们的五官比例是完美的,那鼻那唇,无一不是浓淡皆宜的瑰色,他们噙著笑,看著她的神情中只有调皮的天真神韵。

    「老师,我是田义,他叫田尧。」这双生之一的右边男孩儿开口。他语调轻快,任谁都想不透三天前他们会与其他人在那酒店内对她做出这麽可怕的事──

    水茵就无法想透。

    她听完他们的道歉,实际上连她这个被害者都觉得很不真切了,心底竟也怪不了他们兄弟没什麽诚意的说词。

    她再度移开视线。

    对上的则是另一双冷色,不带温度的冰眸。

    黝黑十分阳刚的肤色,外加上此短发少年那高大如山的身形,这少年一看就是个十分寡言的人,不同於前几个男孩还偏孩子气的秀丽长相,他的俊朗笔挺的神态间早已透出成熟男子的风韵。

    几乎可以想见,只要男孩愿意,女孩都会爱极了他这番男人味十足的俊样儿。

    他见她的目光看来。眸中冰冷一晃:「我跟你道歉,则是因为你打了华儿──」

    她眨了眨眼。

    元华这时跟她说道:「他是黑耀天,是我小时候就玩在一块的玩伴。你可以跟我一样叫他耀天。三天前的事他没份儿你也别气他了。」

    叹口气。

    水茵看向第七个,跪在窗边的男孩──

    何康楚。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