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後别再找我了。

    姐姐

    你就当我和妈一样,扔掉你了

    「她怎能说出这种话呢」

    喃喃低语,掩不去的哀伤。

    水嫣离开的背影是那样的坚决。

    毫不留情,独剩下她一人留在饭店内,男孩群里,挣脱不得。

    从她在浴室清醒後,与水嫣的那场谈话。

    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段长长的云霄飞车,只是几番起起伏伏下,她依旧到不了下站的时刻。

    又好像在这一瞬间,她从看清以往所认定的一切,可从未实在过。

    直到现在才是梦醒了,徒换得这茫茫然,是什麽也没留下。

    自己所爱护的妹妹,走了。

    坚定的眼神,带著冷酷的身形,对於自己的决定她一点迟疑也没有。

    那麽自己呢

    支撑自己的最後一点力量,又剩下什麽

    任由男孩们自己的脸。

    那一张张说不清的众多俊逸面孔看向自己,又爱又怜的神色。

    她只感到害怕

    这样张狂而无视道德的青春,张扬的太过,只会使她想逃得更远。

    水茵从不懂,为什麽这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年,会那样执著自己不放──

    「老师别难过那种小**怎跟老师是一样的呢」

    「是了是了老师还有我们。」

    莫森和何康楚,最是爱娇的主儿。

    遮著歹毒算计的眸,他们笑意盈盈,一心一意只想博取水茵注意。

    他们只要老师眼中看著他们──

    也只要老师心里唯记住他们──

    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後,所有男孩们讨论,争执著,唯一想得到的──

    就是让水茵狠狠认清事实:

    除了他们,是谁也不能再入水茵的眼。

    老师老师

    你又怎能再怀疑我们的一番心意呢

    乖乖的。

    只要你乖乖的跟著我们就好──

    是孽缘,还是注定逃不开的劫

    这下,又谁能两清呢

    爱情是最不可碰触的毒──

    星期一早上,她来到学校。

    头有点疼。

    水茵默默的想。

    身体,僵硬地像个生锈已久的废铁──

    稍有一动作,就会让她禁不住的咬牙。

    尤其,当她看见桌上放的那朵似刚摘下的红玫瑰及压在下方的米色小卡时──

    「姚老师。」

    她吓了一大跳,宛若是恶鬼将至的激动。

    转身,见到原来是那名从自己一入华凌後对自己异常亲热的男老师。

    她这才缓然沉气。

    强打起神,逼得自己与现实凑合。

    「你气色看起来很不好,怎麽难道姚老师已染上所谓的星期一症候群吗」

    对於他幽默打气的好意。姚水茵摇摇头,下意识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没这回事。」

    「如果真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涂老师」

    男人温文一笑。「姚老师是那种很会逞能的人吧虽然这麽说有些冒昧,但是如果你真遇到问题,我说过你可以请我帮忙没问题。」

    「涂」

    她吓了一跳,没想到男人是这麽认真的模样──

    「叫我文骥,好吗」

    还来不及分办男人充满温情的举动究竟是为哪桩时,水茵便见男人的目光朝她身旁一扫。

    她随及有感应地──紧紧抓过那令自己吊心的花朵与小卡。

    「不是说要开会吗确切的时间是几分呀」

    所幸男人没介意她这般举动。

    顺著她的话,俩人接续著另个有关教学相长的话题。

    难以言明的──

    她抓过那美的花朵,紧紧地,任由那上的刺深入自己的里。

    除了想办法遮掩外,水茵已不晓得,对於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自己还要忍受多久又或是到何时才能适应自如疯狂的──

    这是个已散架的世界。

    除了沉沦

    还有谁能得到救赎

    「姚老师。」

    开完会後,思绪还沉浸在一片迷离的水茵,冷不防被前头唤住。

    在旁人好心提醒下,水茵猛然回神。

    然後才认清原来唤住自己的,是校长。

    「校长」

    於是水茵匆匆走过去。

    校长点点头,之後转过身。

    「

    借种小说5200

    姚老师你跟我来一下。」

    她心中一紧。

    却见一旁的主任露出安抚笑意,水茵虽然不知道为什麽校长要叫住自己,但看见主任这样的态度後,心情顿时也放松不少。

    於是,水茵跟在校长後面,进入了校长室内。

    放眼望去,周围都摆满了书柜,除了靠门边的橱柜里摆的是一堆奖杯外。其於的柜子倒是塞满了不少原文书及专业文本。

    真不愧是一校之长办公的地方,处处都显的如此威严以及满室书香。

    「姚老师,坐。」

    她这才回神。

    「校长」

    而这才发现校长看向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

    「姚老师,刚进来华凌,还习惯吗」

    「嗯还可以。」

    原来只是一般的新任教师的访谈呀。

    听了开头後,水茵可真的是放下忐忑不安的心思。

    只是下一秒,却又让水茵的心情从云端坠至冰雾。

    「唉姚老师,有些话我想了很久也不知该说不说」

    她眼神来,竟有莫名凌厉,看得水茵更是胆颤心惊。

    「可你还那麽年轻,也读了这麽多书,但是文人重气节,你又是女孩子,该是最护名誉──」

    「我瞧你也是一副洁身自爱的好女孩样。怎麽私底下竟有如此心机玩著两面手法」

    她知道了

    她竟然什麽都知道了──

    水茵脑袋一片白。

    那样地心慌呀却只能僵坐在沙发上。

    半句也回不了话。

    她感觉得自己的痛──

    不仅仅是来自手中被扎疼的伤口,而是来自体内深处的震鸣。

    她能说吗

    说这一切都非出於她意──

    她是被逼的

    被──

    却见校长继续开口道:

    「田义和田尧从小被我们护著惯了,又哪里晓得这外头的人心险恶。」

    她盯著水茵,一双似洞察情势的锐眼,深深刺穿了水茵软弱的灵魂。

    人心险恶──

    是了。要不如今怎会发生这等白说成黑的事实呢

    「我看过太多爱慕虚荣、贪逸恶劳的家夥,总以为可以耍些小聪明就能攀著田家为所欲为。两个小少爷都是我们的心头,因此我从现在开始会紧紧看住你要是你赶玩出什麽花样来,那後果也不需要我亲自说明了吧」

    是了,听元华说过,这学校是田家的。

    校长──自然也是田家人。

    「那」她勉强吞了口口水。「校长可以劝劝他们」

    「劝」校长那声怪叫,差点又让水茵被突冲上的口水给噎到。

    「哼,我也真想不到凭姚老师───这副模样也能勾得两个少爷成日挂在嘴边上两个小孩子年轻单纯,所以怎也看不清人的真面目」

    这口气似乎过重了点。而且一点也不符合一校之长该有的态度。

    此时那嘴脸,透著鄙视,还有些不屑──

    深深重伤了水茵的心。

    校长说变脸就就变脸,叫水茵纵然有满腹冤屈,却在这一时之间也说不上半句话。

    「总之,我可已经警告你了,你好自为之──若是最後弄到老爷夫人都知道的话,我看你还能活吗」

    对於校长全然以偏概全的口吻,水茵是忿又怨,但是又能如何──

    校长明摆著对她口中的两位小少爷的乖巧个深信不疑。

    她就算说出男孩们对自己的近乎诱奸的行为,谁又会相信

    这下,她连死了心都有──

    「还有,我不管你的私生活有多乱。至少这里是学校──」校长冷眼一劈,似入她衣领内的锁骨处。「基本为人师表的体悟应该还是要的吧」

    水茵这下可全明了了。

    她面口一热。

    男孩们太过频繁的求欢终让她身上的印痕到了此时仍未消散──

    校长毕竟还是看到那吻痕,才从一开始就对她有了更不好的观感

    「对了,少爷要你今天中午过来校长室内──」

    她扬起眼,却见校长已起身接过电话,是再也不愿多看她一眼。

    当水茵涩然沉默的走出校长室时,真是心酸至极。

    那几个孩子家大业大,从今而後,自己又会再遇上多少这种事呢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