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用一生铅华,承诺一世情缘。

    校内,一片热闹。

    对照著自己的心境,回首伫留的那校园风景与人物,太过明亮地和她心底的郁成了最讽刺的对比──

    她本就不是校长口中的败金女呀

    被诬赖的心情。

    在错过辩驳的机会已丧失其意义。

    「老师好。」

    一路走来,她听得那一声一声的呼唤。

    心底怎能不五味杂陈──

    这一切要多亏几个少年所赐,如今水茵在看向这些略带稚气的青涩面孔时,心底总不免染上一层戒备。

    越是能迷惑人心的,越是狠毒的籽。

    对此,她已然深信──

    却更感悲伤。

    「老师」

    听的这一声别於其他,隐含著过多波动情绪的声音。

    她一个错愕,再见来者。

    是直觉想擦身而过──

    「等等。」

    「元华」

    她吓了一跳。

    却挣不开少年拐著自己的手。

    「元华大家都在看呢」

    又是这样

    水茵不得不失落。

    她竟有些恨起自己,那样好欺的子──

    难怪所有人都不把她的话当成一回事。

    来到上回少年所称的秘密基地。

    她的心情早已大不同。

    「你哭了」

    她愕然抬头。

    对上的是少年忧心忡忡的脸。

    「到底谁又欺负你跟我说──我去揍他一顿」

    孩子气的话就这麽脱口而出。

    惹得水茵的心情再度不稳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麽互看久久──直到水茵先不自然的开口。

    「那个打架是不好的。」

    话一出口,她顿感面红耳燥。

    还是控制不了──身为师长爱说教的惯。

    男孩觉得可爱,又见她那副别扭的样。

    一时之间,也忍俊不住偏头笑开了颜。

    水茵叹气。

    「元华──我是不是不适合当老师呢」

    「怎麽你不也刚到职不久」

    水茵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破事。

    水眼一黯。

    「唉,可你们当中,又谁能把我认认真真当作一个老师呢」

    元华蹙眉。

    「发生了什麽事,对吧」

    水茵直摇头。

    眼前的男孩是如此清致,自己有多舍不得伤他半分──

    他该是一直活得那样无忧美好

    关於那些黑暗、那些肮脏,他本就不该牵扯其中。

    柔柔的发丝,含著对自己担心的眸,那白面粉似的脸蛋──

    她心底幽幽赞叹。

    多麽出色而亮眼的男孩

    她以为此刻的激动乃是因元华类似於妹妹水嫣之故。

    都是如此漂亮而稚嫩──

    深深激发出她最柔软的底层。

    这时,上课钟响──

    蓦然破了这气氛的迷离。

    她起身。

    「你快回去上课吧,晚了可不好对老师交代──」

    「那你确定是真的没事」

    她有事──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告诉男孩的。

    「他倒好,竟然把这地方都告诉你了。」

    转身,却没想过黑耀天与何康楚站在那儿。

    方才和元华一道下来时,想必让这两人见著──

    对於康楚泛著酸味的话,她顿感头晕。

    「上课了,你们也都回去吧。」

    康楚活像个晴不定的小火山,这会儿可鼓足了两颊,长发一甩,又气又急的往楼下走。

    水茵无奈,她始终弄不清男孩们的想法。

    「我劝你,不要和元华太常接触──」

    向来沉静的男孩,如今却突然这麽说道。

    水茵这才看向黑耀天的眼,却发现男孩眸中似含玉,透著让人看不清的盈盈灼亮。

    她叹气。

    无力点头──

    她又何尝不想

    但这里的每件事,又有那桩是能让她自己做主的

    黑耀天再看了她一眼。

    可笑。

    仅管看了无数次,他内心对她的评价永远只有这句话。

    「我只跟你说这一次离华儿越远,对你和他只有益,而没有弊──」

    「如果他真因你出了什麽事──」

    少年语气中似杀机尽现。

    水茵吃惊的看著他,一脸懵动。

    「我真会让你不得善果」

    一早连著两回,被人放话不得善了的事情──

    水茵看著男孩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

    终是不得不又一苦笑

    那时,谁也没料到,事实竟是一语成歼──

    任人有翻云覆雨之能,也无狂挽之力魔,由心成形──在没人可见之地方,终以生──

    满

    乱欲之狐颜乱欲最新章节

    屋飘香。

    「吃一点吧。」

    再进到校长室,却不见校长踪影,反而是双生男孩带著甜甜的娇笑招呼著她过去。

    只见校长室一边开会用的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田尧和田义靠在桌上,满是笑意的望向水茵。

    水茵走了过去,还没回神,便听见他们说道。

    於是,她问:「这是干麻」

    「我们特地叫餐厅送来的呀」田义和哥哥相视一笑,看向水茵的脸色有著明显的讨好。

    只可惜水茵一心只避他们如蛇蝎,对於他们突然的善意──早在稍早被校长一番劝告後,顿通通化为最可怕又让自己难以忍受的举动。

    她连连摇头,身子还不停向後退。

    凌华果真是他们的天下,竟把她叫来校长室,为的只是一顿中饭

    她实在是消受不起。

    「不用了,我、我有带便当」

    田义脸色先变。

    田尧则是微愣。

    而後他摇头:「就你带的一菜一饭的那个破餐盒」

    「水茵听话。」

    水茵见兄弟两神色已不对。

    似乎在被视破真面目後,男孩们也懒得在她面前装成上礼拜乖巧的样。

    不过她虽是害怕,但还是勉强微笑摇头:「谢谢,可是真的不用了。」

    田义略带冷笑。

    而田尧似已动怒

    「快坐下──」

    水茵被他的声音一吓,出於本能竟也想也不多想赶紧往位子上一带。

    一个不小心,她的膝盖用力的叩上桌角。

    嘶──

    「水茵」

    她按著那腿骨,面上却已染上一层红晕。

    疼痛感瞬间劈进她的脑袋,受了委屈的泪还没眨出。

    却被男孩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你──你们」

    「别动。」田义跪在她身前,不满的眼儿一抛,似怪起她的不安份搞鬼─

    而田尧这时已起身来到她身後,按著她的肩。

    问著弟弟:「有流血吗」

    「没但我还是看看弄著哪边了」

    她红著脸,还想挣扎。

    这样被男孩包围住的气氛,她可是半点也放松不了──

    可又敌不过男孩力道,只好呆呆的看著他撑开自己的腿儿,在那小腿处,膝盖骨边上,揉揉的──

    「其、其实也没什麽。」

    男孩们的眼神与动作太过专注,弄得她半晌,只好呐呐的道。

    当感觉到男孩的手触得范围是越来越广时,水茵心底暗道不妙。

    「田义」

    她覆在他的手背上。

    与男孩对望的水眸中只有哀求。

    「我我我没事了真的。」

    田义看著她这模样,片刻倒笑了。

    「你倒是挺防著我们的啊」

    她尴尬,却没胆子出声发话。

    田义起身,与哥互相看了一眼。

    双生的好处就在於,往往一个眼神,就能心意相通。

    田尧推著水茵的椅子,来到兄弟俩坐位之旁。

    「离那麽远干麻叫老师来,就是想和你一起好好吃顿饭。你客气个什麽呢」

    她扯开笑:「这儿不是校长室吗校长呢」

    眼见只有他们三人,水茵想起早上的那不愉快的对话也是由这衍生,心理怎麽来说都无法适应。

    「校长唉老师直接喊她汪姐好了啦。我和哥都是这麽喊的──」

    这时,田尧已推了一道色相味俱全的菜至水茵面前。

    「来,快吃。」

    汪姐──

    要她真那麽喊了,校长肯定那时又会在背地里好好腹诽她这不知好歹的家伙。

    见兄弟俩兴奋勃勃,水茵闻著那食物香味。

    「嗯,这个是什麽呀」

    半晌,仍不见她动筷,倒是听她又问了一句。

    田义抿起唇。

    田尧这时按住弟弟的身。

    他们看向面前的水茵。

    田义的唇动了动。

    然後,田尧再度发话:

    「水茵,你以为我们在这些食物加了料想害你,是吧」

    见水茵肩一颤。

    兄弟两同个模子刻出的美丽丹凤眼这时逼出刺人的怒。

    以为是被料中了。

    两兄弟这辈子可没待人这麽刻意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不卖帐

    不知好歹──真是不知好歹

    「水茵。」

    男孩轻柔柔的嗓,多麽是天赖。

    「你乾脆从明个儿就别来凌华了,跟我们一块,看看我们究竟是对你如何的好──怎样」

    怎样

    她还能怎样──

    连忙拾筷。

    「我吃──我吃就是了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