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是美的。

    人人都这麽说─

    小小的脸蛋,粉粉嫩嫩的。

    多招人疼──

    只是听说母亲在生下他没多久後,撑不上一年半载,就这麽撒手人寰。

    对於母亲。何康楚实在没太多印象──

    而唯一的亲父,在身兼名传联合医院的总召集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能见上父亲的机会实在少得可怜。

    说起亲情,对男孩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

    在何康楚的脖子上,隐隐约约,令他感到莫名痛感。

    像是有蛊在作祟,三不五时,非得让他不得好受──

    听下人说,父母原本感情极好,怎也没料到为了弄出个他,而搞得一对有情人就此阳两隔。

    气极败坏的父亲,据闻在一月黑风高下,带著酒意闯入他的房间。

    用尽所有的力气,想活活将他一把掐死死──

    要不是下人听到不对劲,寻声来护人,这个世界搞不好很早以前就已无何康楚这人的存在──

    於是,大家都说父亲有多爱母亲的同时。

    康楚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多麽痛恨自己入骨──

    他揽镜自照著,著细白的颈边时,曾有一度,他也想就这麽不顾一切的结束自己

    康楚十岁时,父子俩不经意的在家碰了面。

    何圣然痴痴的看著男孩,目光一瞬间中失了平日的冷默。

    「离儿」

    男孩错愕,不知父亲眼中升起的痴狂是为哪桩。

    但那声低喃,他却肯定那决不是自己的小名。

    只听得父亲淡淡吩咐一句:「把头发留长──」

    没有过多的语气,却是这几年来,他对他最多波动的一回。

    理不清是什麽思绪,但就因那麽一句话。

    娇俏儿郎,为父蓄发──

    直到听得旁人嘴碎一句原来少爷和夫人如此相似───

    那纠葛的,绝不会是他已生冷的心。

    原来,不过是他甘愿作贱罢了

    「康楚,我喜欢你──」

    他看著眼前的男孩。

    高大而耀眼,的确不论在气势或风采上不输给他相熟之人。

    但那又如何──

    他敛下清冷的眉眼。将人之真心狠狠贱踏,纯为无聊之作。

    反正,动心的,绝不会是他何康楚就好──

    「你这麽说,只让我觉得恶心。」

    见到那哀漆的眸,透著易碎的失落。竟莫名勾起他不好的回忆:

    「而且,还同恋勒你真以为老子是任人干的孙爷吗」

    不要说他无情,他只不过是,从来没人教罢了

    他离开,却没想到再抬眼,会见著那个女人。

    明明就是个土到极点的老古板。

    但就是在这两三回的接触下,惑动他心,叫人难以安宁──

    他想,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不好。

    「你在这儿干麻」

    「你──」

    看她的表情,大概是将方才的事儿都听得一清二楚。

    「怎麽,老师还想说什麽」

    扬起最纯良的甜笑,他踏著愉快的步,走向女人。

    他向来明白自己的容颜有多麽的祸国殃民。不分男女,他何小少流走在花丛间自是最无往不利。

    「你」水茵想了想,还是管不住的道:「你刚刚真是太不对了。」

    「拒绝人家也不能这麽刻薄──」

    「唉总是得将心比心,体贴别人的心情」

    一边说一边躲著他越近贴上身的恶意举动。

    「嘻」

    「别闹了,这里是学校──」

    「午休呢,哪会有人」

    远远看去,男孩圈住女人的肩,那微倾过去的头卢漾著温温的笑。

    不知情的,还真会误以为那是对打得正火热的小情侣

    「刚去哪吃饭」

    原本想找她的,晃过办公室时却扑了个空。

    「嗯」水茵脸泛红。想躲开那不停朝自己耳多呵气的家伙,弄得她全身没一个对劲。「放、放开我啦」

    「老师──」

    最後,他索将头蹭上她微香的颈肩里。

    然後像是嗅到什麽的,他利光一闪。

    「刚刚和田家少爷们在一块」

    水茵没想到自己什麽也不说,他还能猜得出

    看著她镜框下瞪著可爱的大眼,他她的头。

    咬著她的耳:「这点破事怎麽瞒得住呢,傻瓜──」

    她拿过自己发烫的耳。「若不是他们,老师以为我会就此罢休」

    这句话,细听起来似很有恶霸强取的意味在。

    果不其然,便见女人吓一跳的看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笔趣阁

    向他。

    那模样就像是在看个无法无天的头号罪犯一般──

    他再度露出无害的笑脸。

    「傻蛋老师──」他亲了亲她的脸颊,无视於她在自己怀中僵固的反应。

    「你在这麽看我,小心我真忍不住在这儿一口吃了你。」

    水茵抖著,内心如同秋临般的萧瑟。

    看著男孩们一个比一个还要更逼迫她的举动。

    她的心不停往下坠,觉得自己又好像已不是自己──她站在更後边看著:男孩们对自己是真心又带些玩笑的举动──

    手里握著那紧存的火,紧了又紧,到最後仍是默默的松开──

    等待破茧而出,潜浮在黑暗之中,为换求有一次机会──

    她终究是逃不开男孩们

    窗外,又开始下起雨来。

    过了几个月呢她的时间被瓜分的彻底,除了男孩们,她原先单调又乏味的生活忙录了起来。以至於被这些生活杂事转得像只停不下来的陀螺的水茵,自然不太记起今朝明日是何夕。

    只是,在这带暗沉色的房子中,她悠悠的苏醒过来,嗅得窗外透进房内的寒凉。

    是这样的冷意冻醒了自己吗

    她的意识尚未明。

    安静的感受到这黑暗的空间中,只听得自己浅浅绵绵不绝的呼吸声。

    然後瞬间,这两个月以来的一些刻入心骨的片段就这麽一一浮现上来:

    她依旧待在华凌教书,慢慢的也打入了学生的小团内。

    听著他们老师老师,天真而单纯的神态。

    彷佛在那时,每次的课堂中,水茵才能得到她原本所求的──身为老师的尊严。

    现在身边剩下的,除了那表面的假象外,她还拥有些什麽──

    是了,男孩们强烈的独占欲。

    那个每次来找自己时,总带著老实又热情的笑容面著自己的涂老师──

    经过他三番两次异常、主动的向她嘘寒问暖後,水茵怎还会不清楚男人的心思。

    只是她早就已是残破不堪之身,又怎能配得上向涂老师这种好人

    水茵是没想过,正当她要将一番宛转拒绝之意带给那个真心待自己好的男人同时。却在这时候听到男孩们带来的警语

    似笑非笑,面对她时,男孩们的表情是漂亮的、温和的、宠溺的,还有的便是那无止境的疼爱──

    他们坐在那华美的室内。

    高调的奢华,却掩盖不住满室的丑恶。

    明明是多麽众人目中最耀眼的天之骄子──

    却只会在这等时刻,用著最足以溺弊人心的深情神色。

    吐出最恐布而噬血的冷调:

    「水茵──给你两个选择呢」

    「要是你主动断了与那低等生物的来往──」

    「二是由我们替你了结一段不必要的麻烦」

    「你考虑好了就说一声。不过时间要快呦,等明天一早涂家相关人等的生计可全依你一句话」

    她颤抖著唇。看著他们眼底的戏谑眸光──那手里的文件,摆盪间纷扰了她的思绪。

    对男孩们而言,所谓下等人种如他们,不仅玩弄方便,更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般,极轻易就能结束掉一条人命。

    他们永远不会懂

    每日为了生存而奔波的自己或是其他人,是如何拼了命的在社会最底层求生──

    所以他们可以不把国法当成一回事

    自然他们心底的道德戒尺也宽松很多很多

    多到能够将所有人,一个个的自她身边逼走。

    先是水嫣──

    再来是──

    她深深吸了口气。

    理所当然地──她不再对他们说教。

    但却给了他们十分理想的答案。

    看著他们走过来对自己又哄又捧的举动。水茵只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他们指掌间消磨殆尽

    「为什麽,不放过我」

    曾经,被他们抬高臀部,头深埋在枕间时,她哭著,问著──

    在躲不过他们肆意对待下,那样纯然为欲而支配的自己

    她除了深感厌恶,却又悲哀的发现,其实就算被当成玩具对待,她还是想苟延残喘的偷生著──

    男孩们没空回答她的低语。

    又或著正在忙著发泄无止尽的欲火奔张时,他们嚣张的冲入她的体内,低吼的氤氲气氛间,他们吞咽著她那滑如牛的肌,啃蚀著女人渐陷入疯浊的狂颠──

    似要将她一点一滴,全都吃入腹──毫不留情,也绝不肯手软。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