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田尧的手中的玻璃杯早已被他紧捏得四分五裂。

    那锐利的凹凸不平表深深陷入他的里──

    滴下来的血,那鲜意沾成一珠珠,滴打的落在沙发边。

    田义倒先漾开笑。

    他捧起哥哥的手。

    细皮嫩地

    「都流血了呢。」

    他伸出粉舌,带著那银,舔上了那抹赤色。

    田尧的手像是就要被他当作一道大餐,而津津有味的吃著──

    所有人对於这画面,倒也没露出太多的表情。

    又或者,此时混窒心中的情绪,早将所有人的心思飞得极远。

    季子程撇过头。

    「瞧瞧他讲的话」

    细长的美眸一眯,倒是多添几分厉。

    「杀了我们──」「他个狗吃屎──要不是黑耀天,老子理他」

    「老师可真厉害,连元华这人也为了她朝我们动怒。」

    康楚著腰。叹道─

    莫森瞪著他,磨齿霍霍的

    康楚一个娇笑。

    瞬间莫森就拿起桌上冰桶中的酒瓶,扔了过去

    匡啷一声,刺耳的声响划破了这说不尽的吊诡氛围。

    「要不是你们两头猪元华那人怎会来破事呢」

    「你砸人干什麽」

    康楚气得,俊丽的脸上红通通一片。

    「我捏死你这贱货」

    「够了──。」

    田尧吼了一声。

    剩下那四双眼纷纷了过来。

    「嚷嚷个什麽劲」

    他们看著他。

    说真的,田家两兄弟呀果真是邪魔再临

    那眼、那色。

    是魔之气,妖之术──

    即使没有任何威吓的大动作,他们只要杵在那儿,静静朝你笑了笑

    你宁可选择从不认识他们田义。

    是那云淡风清的笑──

    没理得手上满是止不住的血,玻璃碎片扎人的痛

    他只是任由弟弟,跪贴在他身旁,为他一一舔去那伤。

    「既然人家都把话说得这麽清楚了。」

    「不陪他玩玩,似乎也太说不过去」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太阳边。

    那脸,在光的折中,竟透出不人不魔的妖豔感

    游戏规则,谁都没忘。

    除了终点是死之外,任何人可别想半路放弃。

    如今陷入卡局般不上不下时,元华的强力介入又何尝不是让这乐趣更添彩可期麽

    思及此,田尧垂下眼帘,长长睫毛轻掩下,是波光深内划过暗色的影,幽幽流转著,是说不尽的诡媚,他咯咯的笑起,却更让人不得不胆颤心惊──一觉起来。

    外头正淅沥哗啦的下著滂沱大雨。

    水茵发愣的坐在床上。

    看著手压著的蚕丝被,以及这乾净洁白的大床,有桌有柜──

    都不是她所熟悉。

    她眨了眨眼。

    老实说,身体其实还很疲倦─

    这时,房门被推开。

    她则迅速的回头。

    讶异过後,她看著少年坐至床边。

    语调不稳下,她开口:「元华──」

    「是。」

    她像是坠身在五里雾中,探不见底的──

    「这是梦吗」

    倒贴ok?txt下载

    元华笑弯的眼中,有著哀伤的痕。

    「不、不是。」他拉起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宛若握著的:是易碎的玻璃。

    「你看,我是真的还有温度呢。」

    她再眨了眨眼。

    然後──那神色像是渐渐沾上一层膜。

    雾色地,流溢在那猫眼儿上。

    「你,知道了」

    元华不语。

    但那眸里的波纹──终是再也藏不住。

    女人浑身一僵。

    她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表情──

    她挣扎著,抖动的身体像是那风扫过的枯枝,隐隐的发出绝望的声响。

    「你放开我」

    「水茵──」他按著她的手。「老师──」

    「不要再那样叫我」

    她蓦地蹦出那吼。

    瞬时间,窗外的雨,歇了。

    没关好的窗被风吹得咿呀作响。

    他看著她。

    她看著他。

    呼吸,像是都没了。

    声音,彷佛被抽空了──

    时间,这一时,似止了。

    「水茵」

    他靠近,那手覆上她的後脑。将女人压入他透著淡淡馨香的温暖怀抱中

    「没事了。没事了──」

    女人身上的痛──像是会传染一般。

    柴元华看著水茵,心藏,就像是被狠狠撵碎过一样痛著。

    「这里是哪里」

    她坐在摇椅上,摇著,晃著。轻声问起──

    元华带了一喀什米尔披肩,温柔的围在女人的身上。

    他深深的看著她。

    女人并不美──但脱开那丑陋的大眼镜後,她的脸蛋简直要比自己的手掌还小─

    那轻轻挥著的羽扇般的睫毛下,柔光蔼蔼,像是那珍珠般,透著净亮。

    小巧的鼻,红嫩的唇。

    如今她穿著自己亲手打点的衣,在他眼前──

    这样的女人,仅管只是这麽静静坐在那儿,看著窗外。

    也不自觉地散发出一种张力。

    带著一种极舒心意足的情绪,美丽而含笑的眼,此时在旁贪看著摇椅上的人儿。

    霎时间,所有最喜乐的心情,皆因此应运而生──

    他跪在她一旁。

    「水茵。」

    「留在这儿一阵子,好不好」

    「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再换一间──」

    「」

    「他们知道这个地方吗」

    元华握著她的手,牢牢的。似再也不愿与之分离──

    「不知道不知道──没人知道的,嗯你别怕,别怕──」

    「元华──」

    她神情一働。

    突反手揪上少年。

    水光抖动,她已不堪一击底──

    「我怎麽办我───到底该怎麽办」

    看著女人。

    天之骄子一如少年,头次感受到:

    那声音明明那麽轻那样低。

    但打在他心版上,为什麽每个字句是这样厚重──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