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再醒来,还是被一阵漫天剧痛给激醒的。

    她睁眼,对上窗外的天,早落了阳,灿烂橙红的则是那落日黄昏──

    「醒了」

    听得是季子的声音,再抬眼,不知何时身上早已换了人。

    他抹弄著她的挺,实际上,那软嫩已被虐抚的隐隐发疼──

    她两腿高高架著男孩肩上。

    压在自己上头的季子带著异常暴的体位刺於她的体内──

    那热中的疼已说不清是什麽滋味。

    挤挤撞撞间,她只道怎麽所有知觉都在此刻又回复了

    要是能在她昏死时这事都已两清了,岂不失为妙事一桩。

    可偏就是不从人愿。

    这下子她早连虚应一下的气力都无。

    季子见她醒来,顶在她体内的火是益发亢奋起来,当他再度重击她体内幽处死命的磨合时,她终是痛不住地,又痴叫了声,捏上他的臂,直想挣开他。

    「水茵这可使不得」

    他死死的缠著她。低下头,邪恶的舔去她发出的汗──

    「你难道不晓得你越是要把我的给捻下,越是激起我的欲吗」

    这时水茵本已听不懂他的话,脑中耳里都似进了大量的水,又嗡嗡嗡一片──

    季子感受著她全身止不住的哆嗦──

    又是凑下身,心怜意爱的吻了吻她的唇──

    直到後来,到了用餐期间,她才又从昏迷当中被人给唤醒。

    身体似乎也被清理乾净,连衣服都被重新换过一件。

    「得吃点东西」

    她迷茫的看了看少年。

    好半晌才意识到还是季子程。

    心口一松,便顺著他的意,让他给揽入怀中抱著。

    这时仆人早已布好满桌餐点。

    放眼看去──

    莫不是调气顺血的食材。

    她心一沉。看来这会儿少年们是铁了心的

    「为什麽呢」

    「嗯」

    她对上那双带著柔意的凤眼,实在是搞不懂。

    「你们干麻老要我生孩子」

    季子看著她略皱眉,鼓著两边腮帮子的模样,倒像个孩子似的──

    谁会想到怀中的女人已快三十

    尤其是这两年来,好食好料的舒舒服服的生活,虽还不能将水茵调理得十足十,但是那水灵灵,娇嫩嫩的气息早是当初劳心劳力的为生活忙碌的水茵无所相比的──

    他们爱极了看水茵这般被养成手脚不提力,娇贵无比的无骨软弱样──

    只是养了这麽久,却还不见她多添半分的──

    「水茵不想要孩子吗」

    季子摩著她的背。

    现在的他已再国外读大学,偶时抽得空,他这般两地跑也不嫌累──

    还是常能见到他的身影。

    其实不只他,这时间长久下来,虽是少年们各自为前程忙录,却没见到任何人对她的兴致消掉半分───

    原以为尝完鲜的他们早该把她这无半点用处的老女人弃之不顾了。

    但这两年的过程中,她是默默的看,默默的吃惊,最後,也就统统随他们去了。

    都把自己卖了的她,早已失了追问为什麽这样为什麽那般的兴致──

    但这回的事儿可大大不同。

    於是被逼得急了的她,才会这般忍耐不住,问道。

    我就算要孩子,也不可能让这孩子连自己的生父都弄得这般不清不楚吧

    这句话她没说,脱口的反是另一句:

    「你们还年轻呢这麽早要孩子做什麽呢」

    连书都没念完的小屁孩,怎麽成天脑袋里装得净是些莫名其妙的事

    季子替她添好了饭菜。知晓她胃口不大,於是也只是各帮她添了些菜──

    「但是怎麽办呢」

    「不是烦钱的事呢,只是水茵你再这麽耗下去,岂不是会便成高龄产妇那样听说会很危险──」

    怎麽净是说她的事呢

    闻言,水茵又是满身不自在,脸润红了起来。高龄产妇

    就他们急得。

    反是水茵现在想来,还是一片无所无谓。

    这时那楼下的动作倒有新的发展,那三五作一步的高跟鞋音毫不犹豫的就往二楼房这儿走来。

    接著大门一开──

    虑婉华首先便是见那鼓在床中那一大包。

    她打不过气,眼见这满室又是熏香又

    二龙戏凤小说5200

    是花榇的,无一处不显致富贵。和方才自己闯入亲眼所见,这隐密的小别墅简直就是个活脱脱金屋藏娇的地方嘛。

    没想到田家兄弟竟然真有位名不经转、保护特周到的神秘情人

    翻转著极矛顿的心思,她咬住下唇。一时之间,在这门边上,十分百感交杂。

    她本是钢铁大王之独生女,金枝玉叶,哪个人待她不是低声下气,要不就是弯腰讨好───在同侪间如是、就连父执辈的老人们偶时也得枉做她千金大小姐的受气包。於是乎,自是养成了她独霸娇纵的个。

    总以为地球是绕著她在转的典型公子小姐──

    而她虑小姐首次进行生平的掏心告白时,却压也没料到会在书房门外窥听得一些水茵的事儿虑小姐可从未撞过田尧又或著是田义在电话中讲起一女子时,可是眉眼带笑,唇边勾情,柔似水──她从原先的完全不信,倒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秘密探查──

    终於找出这令她心磅啷一声巨碎梦断的铁证

    心中极为郁闷,几乎是滔天了的恶气极待发泄

    「喂」

    她颇恼怒的想,好歹自己也自幼便与田家兄弟两青梅竹马好阵子,直到国小毕业後她随家人移民芝加哥以後,过年过节见面的时机也还算频频。怎麽就还能在她这样注意及严防当中,竟还能出这麽大皮漏而不知呢

    其实虑小姐不是没有自傲的本领,她虽不白,但是那明亮的大眼,及长期有番运动加持下的曲线身材,好歹也算是焦糖小美人一枚。

    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至少是日日香花,夜夜香车候著的高看涨行情──

    但虑小姐却是始终如一、痴心不悔的眼巴巴望著遥远的故乡当中那一对俊美无畴、又天下再无二的完美田家兄弟俩。

    却没想到、却没想到──

    思及此,又见著她唤得人始终没半分动静。

    她一个打气不过,就要冲上去。

    这仪态尽失的样儿的确再度让一干随著她上来的下人给吓得魂飞破散──

    不是没见过几个男主子待人毫无一点怜悯心的残样。

    就连这屋内名义上的女主儿有时惹得他们不快了少年们虽是平日好生照顾,但发起火来可也是极残暴而不留情了──

    今天让这外人闯来,早已大大不妙。

    万一再让她激怒了女主人,他们虽爱财,但是更爱那一条小命哪

    於是虑小姐越是要往内冲,这两三下人更是从内将她往外推。

    「你们这群下贱之奴才───敢挡本小姐的路」

    「还不快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小姐呀我们女主人身体不好,一般这时都还没起床的您就行行好吧有什麽话跟少爷们说吧」

    很显然地,虑小姐也没弄清所谓的少爷们──到底是几个人──

    「开什麽玩笑我都千里迢迢来到这儿了,这家伙居然还摆什麽架子究竟有没有礼貌别以为有靠山就了不起───我之後可是田家的未来媳妇长辈们钦点的──,於情於理,我还见不得她麽」

    她一说完,突使力的推开那拦住她的那些下人,这时便听得一声叹。

    那大床中,终是起了动作。

    她心底一冷笑,想说:好呀,偏要我摆架了,你才後怕了吧

    接著她便见到一女人坐起身,虑小姐的眼先是被那长长的发给遮住──见就那绿衣女子抬首,朝她看来。

    淬玉似的一张小脸,那肤色简直比豆腐还嫩雪,她的身型看得出来显娇小,墨绿色的纱服下,似乎瘦能见骨。

    当那乌黑的眼珠转著那抹异色扫来时,倒是乍起寒光四,看上去的样儿简直是比冰雕玉儿还要更加摄人。

    虑小姐被那等气势突一吓,竟是不自主的往後退了半步。

    半晌,听得那倚在床头边的女人提了些心神,专注於她。道:「你究竟想干什麽」

    那眉语间似带著冰花,寒气入骨。虑小姐其实对这儿整件事不清不楚,自是完全不晓得那过程中的纠纠结结。还以为只不过是个寻常庸俗女子,在那床事上有些狐媚段子,才将田家兄弟勾得鬼迷心窍。

    於是乎,镇定完突突绷动的心跳後,她看著水茵,竟也含著几许不屑。

    「你要的是钱────对吧说啊你要多少,才肯离开他们」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