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麽,就赶紧打包行李吧──」

    眼见几个少年转眼当中,纷纷起身忙碌。打电话的打电话,叫佣人的叫佣人──

    「啊,西雅图最近那里的气候怎麽样」

    「要多注意一点」

    「说起来,这还是水茵第一次出国呢」

    接著,所有炬亮如焰的炯炯眼儿全又语意不明的看了她一眼。

    她耸肩,那一旁的铁鍊跟著她的动作,自然地发出哗哗声响。

    她连这儿都不太能出去了,还提什麽出国的事

    也就只有他们得如此兴奋了──

    少年们太过热烈积极的模样,在水茵眼中,便成了那些无法明言的焦虑、还有不安。

    她静静的坐在那儿,安静的、沉默的,冷眼旁观地──

    等待大事发生的到来。又或是一场暴风来袭

    她虽然什麽都还不晓得,可是心头也不自主的预感,将有什麽正在变化再变化,而且定会将她的人生带往更不一样的方向

    自己的心跳。

    即使如此,许是子都在这几年磨掉了吗

    都悠关到她自个儿身上了,却还那般在意不了──

    也对──都被少年弄成这般样儿了,还有什麽会再更糟呢

    於是,她偏过头,看著手腕上的黑色铁鍊,忍不住地,泛起一抹森冷的笑。

    还是,她也正期待著,让这一切越混乱越好

    扭曲的──

    不论是这关系、这爱、这房子、男孩们──

    更有她──早被掰得不纯白的贪软、污黑心──

    在厨房,因为少年们的一时兴起下,竟缠著水茵做饭给他们吃──

    心头一紧。

    竟是不自觉想著很久以前,也曾经有个男孩──

    是让自己满盛柔情,为他辛勤备餐的举动。

    那段期间,就只有两个人的生活,如是美好─

    记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日子久了,原以为会让自己活不下去的恶梦,在多年以後回首忆得,也不过就是一曾被蒙上灰雾的过去──

    那些的伤痛,早在这时间的变化下,再也不复返。

    而再度回想起来,却还是美好多过一切。

    只可是人事全非──

    多想,只是更添一抹怅罢了。

    於是,她微笑应诺。不愿再让人探得她思绪间的百感交集。

    「老师老师──等到了西雅图之後,我们在带你四处绕绕好不好肖在那边有栋渡假屋──一切都会变得很有趣的」

    她点头。

    任由少年们兴致勃勃的在她身边,吱吱喳喳犹如那小雀。

    而後,那双长手,还是紧紧绕在她身後。

    那灼烧的气流,就这麽沉沉徘徊在她背脊上,迟迟难散。

    她炒锅的动作,料理的手并未停下。

    那突然沉下的气氛,却是无人再能推拒的逐建形成另一种张力──

    「老师。」

    她听得少年低低的叫。

    「老师──」

    「」

    这时,红烧辣子已能盛盘。

    她俐落地将餐点倒进白色磁盘内──

    这一料理,肖那家伙,定是只能眼巴巴的望红兴叹─

    背後的手掌开始蹭著圈,游走著的,是她那身体曲线密码──

    「老师」

    「嗯」

    略恶意的,她直至现在才肯出声。

    难见少年们如此娇态气软,她终是深深体刻到,人之暗面,就是由此相对因应而衍生。

    看得这样破绽百出的款儿,只是更加激发心底最恶质的──虐感。

    是吧

    想到这,她眼睛水亮亮地,没被那油烟给蒙灰,倒是弯弯地如新月般闪闪动人哩

    却在这时,又听得小屁孩略带委屈的话──

    「老师──我们一定会一直再一起的──谁都不能先遗弃谁」

    那语意。带著一点痴、一点缠;更有著

    元媛暴君的流氓小樱桃最新章节

    几许添堵的无奈,以及更深烈再认真不过的残───水茵压也没想过,会突然见到那双眼。

    在以往,总是含著春水温意的墨色沉眸里,总有著叫她怦然心动的成份在。

    其实他们第一次见面不算好。

    至少少年以为自己是有钱就能打发了事的卖春女。

    而她则是气死他那副有钱好办事的高傲模样。

    後来才发现原来整件不幸当中,他却成了她黑暗里一颗最耀眼的星。

    给了她微笑。

    给了她希望。

    也给了她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这麽样一个美好的灵少年──

    总是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她很感激他。

    在心底的某块角落中。元华的存在,是特别不一样的。

    即使他最後那麽样的对待她。

    事後想想,当时暴烈的举动当中,他们也不过像是两头受了伤的小兽,由於无法自行承载那一身伤痛的。於是最後也就只能以那样剧痛、那样激烈,拼了命的想缠住彼此。

    她又想。

    如果再那时,她和元华说一起死,那样的少年,定会毫不迟疑的答应吧。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很奇怪,光用逻辑推导是行不通的。

    一如爱情─

    还有少年们和她。

    以及她和元华──

    太复杂的关系,比起那荆棘丛生,都还难以下手解决。

    不会有结局的。

    她始终这麽告诉自己。

    和少年们,以及元华──

    不会有结局的──

    她一遍一遍,在想起这所有的事後,不断的如是告诉自己。

    这四层楼的华墅,坐落在山上。

    放眼望去,远山近林,蓝天下衬著皆是一片清新醒神的苍绿──

    风一吹来,伴随著鸟鸣与花香,那新鲜透凉的空气可不是都市能相比。

    有时晚上天气爽好,看著无受光害的星月当空,沁心特舒压。这里,实在美好得让人难以挑剔。

    一番暴风般的爱过後,她沉沉昏睡间。

    听得男孩们窸窣的声响,大抵是要走了。

    而以为她早已睡去,於是那原本低声的交谈,还是有几句的声亮晰可见闻。

    当听到元华两字时,她心底喀噔简直是要震满室里。

    脑袋是掀起一阵冰凉的麻意──

    是发现了吗

    不、不会吧。

    刚刚当她一反应过来时,便立即反身吻上季子的唇。

    少年们後来也都一个比一个投入於那场欢爱中──

    是了──

    她下意识的抓紧了手,当指甲深深刺出一点热意时。

    她听得,屋外传来男孩们各自驾车离去的声音。

    松了口气

    总算,没在这儿闹得不像话。

    浅浅一抿唇。

    当心情一松懈下来,无边无际的困意自然而然全数翻滚上身。

    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正准备翻身睡去时──

    突听得喀啦一声。

    起初,她不以为意。

    只是搔了搔被发丝弄痒的颊──

    等到那喀啦的声音被她十分清楚确认是由那阳台外传来之後──

    她的困意嗖的一下,全消。

    立刻睁开了眼,然後带著完全不敢相信的神色,愣愣地──

    看著那修长,变的好高大,变的更俊俏完美、更动人的男孩──

    一如那最初,带著让她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天人般姿态,从那厢走来。

    她的嘴张了又开,开了又张──

    始终是

    不知该说些什麽──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