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元华──」「元华──」

    水茵将头探回去。

    「是莫森」

    「我看到他的脸了」

    怎麽办他们、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水茵」

    「水茵。」

    等到最後一句,元华几乎是用吼的。

    她这才回过神。

    带著忧心忡忡的眼,看著他。

    少年虽没转身,可那没放在方向盘的右手,却伸向她,不偏不倚的抓过她颤抖得无法自己的手。

    两人的体温早已失温多时。

    即使触碰在一起。还是那样透著寒凉冷意──似乎再也无法为彼此取暖。

    水茵看著自己与元华交握的手。

    那样的紧腻──那样的坚固──就像是这十指紧扣当中。

    再也不会有人将他们分离。

    她眨了眨有些疼痛的眼,却是在这失落之间,那一抹上的手背,却是满满的泪花。

    划满了她脏乱的颊。

    这时,後面追赶而至的,透过那天际间传来的风,他们是再度听得後头大叫著:「停下──」「快停下──」的呼喊。

    在这一片刻。

    水茵突底想起这几年间,与其他少年们的点点滴滴──

    总是好的记忆,多於那些苦──

    日子久了。

    对於他们之前任妄为,也就这麽云散风清──

    不恨了。

    却是再这一片刻,骗不得自己──

    那样的感情──混乱的、纠结的──哪怕是抵死的缠绵──

    老师老师──

    我们要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怎叫她忘得了那些他们一遍又一遍重覆在她耳畔边的字字句句───

    爱吗

    情吗

    这般苦涩心酸又微甜的心情───

    「水茵。」

    这时驾驶座的少年已转过头来,唤回她瞬间的茫然若失的心情。

    那看著她的眼眸中,就在这乍放晴光之际,闪闪发光──

    「我爱你。」

    「─────」

    她一咬牙。

    却是再也忍受不住,那呜噎声就这麽仓惶溢出──

    少年却仍是那样纯净而美好的笑著。

    「这句话───我有这麽对你说过吗」

    她一哽气,「说了现在说了」

    少年将注意力放回前方。

    「其实──我还想再说一句───」

    「对不起」

    「二年前的伤害你至深的事,我一直想这麽跟你亲自说的」

    「对不起。」

    水茵摇摇头。

    除了摇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成言──

    「水茵──」

    「我最後,只想再问一句───」

    「你,不论是天涯海角,都愿意与我一起相依相随吗」

    水茵看著此时样子也惨不忍睹的少年,也许在旁人眼中,他此刻真是糟踏透了──又是血的又是污痕───

    但在她眼底,他此刻最是让她内心深深悸动不已───最无法割舍开来的人。

    心里似乎该有底了。

    都已经走到这一刻───

    於是,她笑弯了那脸与泪──

    情动心动意转下,终是第一次的主动跃过那道防线──

    她深深的吻上了元华乾涩,混著一堆血味的唇舌。

    至死的缠绵──

    不就这麽一回事吗

    「水茵─────────」

    许是她将那飒飒的风声给错听了。

    当他们迎向林外的阳光之际,他们的车子早已是冲破了所有的底线,在那半空当中,悬崖底边之上,用力的、猛烈的画出一道最强而有力的弧度───

    「不─────」

    紧接著,在随之驱车赶至现场的少年大叫声当中,他们愣愣地、死绝地,看著那黑色休旅车直直下坠、再下坠──

    那下头尽是激著最疯狂不止的千万层层大浪急流──

    追忆似水年华

    记忆里的那层浮光掠影,如此凄迷多变,五彩多样间,似未有过褪色,早化做永恒。

    海风呼啸的掠过她的发稍,冰凉了她的肌肤,以及像再无热度的心脏。

    她活著,却像个死人般的活著。

    「华。」

    远远一声喊,惊醒了她的耽溺幽思情怀中的莫名伤感。

    女人转过身,那娇小如雀般的身影,彷佛这刹那间就要被她身後的滔天巨浪给夺走。

    如此软弱,如此惹人心怜──

    少年迎向那风。

    直直的朝她奔过去。

    「华──」

    在对上那双璀灿如星钻的媚眸後,年轻有黝黑的面色一窘,浮起不可细见的红晕。

    「安院长找你──」

    女人点点头。温婉一笑──

    少年心头一震,在那心折意慌中,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出了女人面若芙莲的丽色。

    明明是个沉默、又平凡的女人。

    却总在不经意间,能夺走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样谜一般的女人,到底是为他们带来救赎还是毁灭,无人知晓。

    她什麽都不记得了。

    一切一切有关於过往的记忆,女人的脑袋除了空白还是空白。

    唯一真实的,则是自己的心脏,还能维持著维弱的心跳声。

    怦──怦──怦──

    当救起她的人问起她的名字时。

    在那电光火石当中,她却只记得一个单字。

    一个意义深远的单字。

    华。

    於是,这成了她的名讳。但是那纠滞的记忆空白深处,却又像是有东西在迫切的敲打著她的脑,逼迫她能尽快的想起一切。

    但是越紧张、越慌乱。她除了是引起更剧裂的头痛外,还是连点零碎的片段都想不起来。

    住在这个靠海的村镇,已经将近有半年了。

    太过平静的日子里,最近似乎已越来越不安生了。

    她推开这镇上的天主教托儿所的玻璃门把,抬头一看,教堂之上那钉在十字架的圣人依旧是透著一股庄严、一股自我奉献的圣洁伟大感。

    她这时不免低下头。

    在她的手腕间,也有被束缚过的红痕。

    但是光靠这样的身体记忆还是不足以唤回她失落的那些年华。

    她连自己年记多大都弄不清楚。

    一团混乱的人生,在加上身无分文───

    若不是这镇民们的好心帮助,自己早就不知道又会流浪至何方。

    照理说,她是该知恩图报的──

    但是一旦这个&l;报,超托出她的能力所及呢

    想起这

    双根攻略帖吧

    个,女人下意识中,柔和的面庞上多添了股愁。

    她只是个失忆了的女人,而不是笨蛋。

    最近那些穿著黑色西装们的男人前来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了,而安院长看著自己的目光也越来越不一样了。

    带著点不安、愧疚,还有的更是异样的鲜色──

    当人与人开始相互算计时,很多事物早就无法回归最初的单纯本质上。

    她悲哀。

    却发现除了坐以待毙外,她几乎连想逃跑的念头都没有。

    「华姐姐──」

    一个小小的物体自一旁的走道上朝她乐颠颠的扑来。

    她微微一笑,使她的气质更添柔和力。

    孤儿院的孩子们都是真心喜爱这个良善的女人。在孩子们无杂质的心版上,自然有能力可以立即分辨谁对他们的好是善意还是不怀好意──

    当然,华走不开的原因,有大部份的关系也都是为了这些孩子们。

    如果自己真的逃开了,那麽这群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就像她此刻抱进怀中的小家伙,生下来时就被认定两只小手已坏死,直到现在七岁了,女孩的平衡感还是很不协调,始终不敢出镇上一步,就怕自己异常纤细的手会被别人看笑话丢石头。

    「华。」

    就在她和小孩子说说笑笑间,终於,在那楼梯转角间,看到了一直在等自己到来的安院长。

    「院长。」

    就是这个老妇人,在这大半年来一直对她照顾有加。

    说不感激,怎麽可能。

    於是,她放开小女孩。

    跟著安院长上楼的身影,她深深吸了口气。

    心底的急躁与慌乱的黑影已渐渐的袭满了她所有意想

    像蛇一样。

    冰凉的纹路,渐渐袭上她身。

    她颤抖著,却发现自己本无处可逃。

    「华──」

    她一回神,对上的是安院长握住自己那布满皱巴巴似皮般的老手。

    她抬起苍白的脸。

    在这院长室内,仅管那窗外的阳光是那麽样的耀眼而刺人。

    但是在这暗堆满各式书柜的古老办公室内,总让人有股喘不过气的味道在。

    「院长。」

    安院长看著眼前的女孩。

    在她眼底,不论这叫华的女人年记有多大,但决计不会与自己还要大。

    安院长不禁回想起半年前,孤儿院的几个年龄稍长的男孩们,有天在海边戏水时,就这麽发现昏迷的女人,全身布满伤痕,被大浪冲至岸上,一动也不动。

    在大家都以为她已经没好救的时候,她便在那时吐了口海水咳了咳──

    然後镇民们把她带来孤儿院内安置──

    当晚,她看著她,熟睡的年轻脸庞。

    不知为何,安院长似乎能从那沉睡的脸上看出一抹沉重、一抹与死神共舞过的迹象。

    这个孩子,似乎落陷在神所遗弃的角落中,痛苦的活著。

    直到半年後,这个失去所有过往的女孩,似乎还无法从那遍布荆棘的黑暗深处走开──

    她叹气。

    明知道这是个受过心灵创伤的孩子,但是自己却还是为她做了个那样的决定──

    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就连经历这麽多人生百态的安院长此刻也没辄了。

    「院长,听说您有事找我」

    华问道。

    那飘移不定的双眼,正悄悄泄露出她的不安。

    安院长叹口气。

    「华──关於过去,你有没有想起些什麽」

    华一愣。而後摇头。

    「没有。」

    最叫人气馁的,则是连作梦也不曾梦到过往。

    「那麽,对於未来,你──打算怎麽办」

    「」

    对於接下来的话,安院长观察著女人的反应,一边缓缓的道。

    「已经半年了。」

    「我们四处打听之下,也都不曾发现有人再打听有关你的下落的事实。」

    「或许,你该展开另一段生活」

    「你想要我嫁人」

    颤抖著,她微微出声。

    全身的气力就像是被抽乾了一般。

    她眨著眼,心情就像是负满了千斤沉石压身。

    是了,诚如老人所言。

    不论她的内心有多混乱,半年下来了──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这样的穷乡僻壤。

    没有谁是谁的责任。

    这句话,突地闪过她的脑海──

    心一空,却还是什麽也都抓不牢。

    安院长点头。或许她是想减缓一点心中突涌起的罪恶感──

    这种事情,要不是万般不得已,她又怎开得了口。

    「华」

    她抓著她的手,冰冰黏黏地,多令人激起反感而不适。

    但华脱不开。事实上她就这麽任安院长握著自己的手。

    「你听院长说,这个孤儿院──事实上,这一块靠海的小镇,都是那个铜先生的。」

    「你来了半年,也该晓得我们这儿过得有多困苦。若不是铜先生能持续网开一面,不跟我们收租税,且还每个月再拨一笔善款做为我们孤儿院的生活费用否则这院内的一大群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老人说到这儿,早已忍不住是眼框泛红。

    她依著女人的手腕上──似要将那满心撑不下的压力挪给女人般

    说起那个铜先生──

    不,应该说是铜老先生。

    华只见过那位老人家一面,他有著灰白的发,倒吊的鹰勾鼻,还有一双看起来刻薄而歹毒的灰眼,他的唇很薄,面色显得青且白,这第一眼,就足以使人感到不可亲近之压迫感。

    听说他是个有钱又有能力的企业实干家──会买下这靠海小镇,也是因为他那前年去世的夫人所致。

    如今,他想撒手不管,讲的可有多轻松,但却苦了这所有小镇上的居民。

    包括最弱势的孤儿院,多年来都只有铜老先生这个经济支住在维持。

    眼看现在唯一的支柱就要倒了,叫安院长怎不能急得是团团转──

    真是个黑心的恶魔了。

    华想。

    有钱人,都是这样随心所欲惯了吧。

    「华,帮帮我们吧──」

    她闭起眼。绝望地──

    铜老先生在见过华之後,改变了原先的坚持。

    他对安院长说,让我继续帮助孤儿院,可以──

    但是,那个叫华的女人

    我希望,她能成为我的第二任夫人。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