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看你们几个做的糊涂事」

    迷迷茫茫间,水茵似听得康楚的声音。

    一只软软的小手,恰好捂在她的唇上。

    心念一动,她微微喟叹,翻了个身,小心翼翼──其实她也惊觉自己已没剩太多力气。她乔了个好位置将小元华抱在怀里。

    听得女儿呼噜呼噜的熟睡声音,小孩子哪,就是这个时期,不论横看竖看都是最可爱的。

    「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水茵的身体已不适合太过劳累的爱,你们耳朵是骨折了吗,这种话还要我重覆几次」

    其实,看著小元华一天一天长大的可爱样子,水茵很是感叹。

    她不得不想起,更久以前,在她自以为还活在一个正常,却是不得不悲情的生活当中,她也是这样,手把手的把小水嫣拉拔到大。

    她的水嫣,她那小小的,极可爱又动人的女孩。

    那怕她最後伤害了水茵,可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谁都知道,这今生今世中她们姐妹两永不能再见──

    怎样的孽──怎样的恨──

    直到今日,徒留伤感,徒留那一人的记忆。

    多麽可笑,水茵有时夸张的想,这个姚家,许是就这样断了散了终殁在她们这一代──

    还有人会记得她们那如草般的人生吗

    水茵顿顿地又想───想起前不久,水嫣那一场盛大的婚礼。

    同样见不得光的远处,她就只能隔著远远的差距,祝福著唯一的妹妹───整场完美不过的婚宴。

    鲜花铺陈,笑语震天。

    外加一群妹妹现任的亲朋好友们围在那阶前,光明正大的祝福著那一对才子佳人。百年好合,永欲爱河──她坐在那广场外的露天咖啡厅上,笑看一切;而男人们,也只给她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哪这样怎够呢

    她看著那淡妆中散发出飞扬自信的水嫣,一身白纱完美再再点缀出那没有明说的幸福──

    而旁边握著她的手的那个高大男人,的确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材。

    听说都是在金融界上班,在同一间工作室内。

    他是她哈佛的学长,同时也是位十分出色而幽默的好上司──

    听说是男方对女方一见钟情,而且天天香车鲜花的猛烈功势,终於在二年後,如愿抱得美人归

    瞧瞧那男人看水嫣的样子,就像是她是他今生所追求的唯一。

    如是情深,如此宠溺入骨的神色,煞羡许多人。

    莫森与季子陪在她身边───再得知道水嫣就要结婚的那几天,她却不小心吹多了风,病体微恙,本来一群男人还不准她千里迢迢飞来西雅图,水茵忍著所有不适,很是难得的发起火来,这才换得男人们讨好的神情,仔细商量过後由比较空挡的两个人陪她一块去观礼。

    看著她痴痴迷离的神色,莫森不动声色的看了季子一眼。

    由於先前发生了太多差池,在这种时候,都已经走到这一步路上来,千辛万苦後,谁都已不容许有个节外生枝的种子再现──

    於是换上纯然的潇洒笑意,他们握住女人的手。

    可水茵肌上体温之低,却令两人不由得心神一震。

    莫森道:「水茵,水嫣会幸福的──你不用担心。」

    她听了,暖暖一笑。

    自是听出男人的另一层涵意,要是水嫣有个不幸福,眼前这个男人,很快就会从最幸运之人坠至什麽都不是──

    被天使与恶魔同时眷顾的男人,连她也不知该说他幸还不幸──

    於是,她只答:「我知道的当然,她会幸福。」

    最後回头一瞥。

    水嫣始终不曾发现到她来她去──依旧是笑得那般欢快而无忧,当她在要与新郎上车的前夕,丢开手中的捧花,那极度畅怀的笑靥,彻底感染了水茵长年下来堆了太多霾的心魂,不由得为之轻松一瞬──

    真好。

    她轻轻地,跟自己说。

    季子那时陪在她身边,等著莫森开车过来,听到她的低喃,一笑:

    「要不,一回头,我们也办个婚礼,好不」

    她一讶,看著他,愣愣的。

    活像他说的是外星方言───

    车开来了,上车前,她又听得他道:

    误入陷阱的小茉莉吧

    「其实,我们只要你开心就好───」

    开心

    「那麽,现在水茵的状况怎麽了」田义嘟囔著,标准的有怒却心虚的不敢发作。

    康楚道:「怀孕,已耗尽她太多心力,罗医生跟我讨论过了,他说很不乐观──」

    「水茵她───身体状况很糟,本已经没办法再生育了。」

    呵

    听听,这有多荒谬呢──故事,是从一个男人开始说起。

    不,或许该尊其为一声神父;

    雅瑟神父──

    经过一次长长的旅程,转过一次飞机,再坐上火车。看过三回的日出日落後,他终於来到这个他即将要任职的小镇上。

    摊过地图,即使小镇的名字虽长,却是找了半天也不见那图上有个标示,甚是默默无名,在他原先待的教会里,没太多人听说过这个地方。

    幸好拜现在网路发达,雅瑟神父才得以查道:原来这儿小镇,还是传说中政商名流的专门渡假圣地。

    就连上个月的州长办公市的公关发言人爆出了一连串的八卦诽闻後,也有消息指出他是往这儿躲了。

    也是,这个小镇的确是离他们那儿大都市差个十万八千里──那群媒体记者们的确也没办法为了一件陈年破事千里迢迢追新闻。

    若果等等真在街上不期而遇的话,雅瑟心想,其实自己也不用太讶异的。

    等到火车到站後,再听得那鸣鸣的汽音远去───他人已站在月台上,当抹过第一道滑下的汗珠後,神父这才恍然自己一身深色的平绒长大衣似乎是不合时宜。

    看著来来去去的人们对他行过来的特殊注目礼,雅瑟不太自在的将那大衣给脱下收好。

    同时心一叹:这里果真是四季如夏的好气候

    想想前三天他在那积满大雪的城市当中,被浓雾困著,险些上不了车──哪里感受得到,三天後,这儿的天气炙热的让他想作天体浴的心情都有了。

    而後,雅瑟开著教会替自己准备好的车子,准备照著地图去拜访这儿镇上梅若林家族的大家长,为了游说梅若林老太太能更&l;热忱的支助教会在此地推广传教的行为,很多时候,即使他们一向自诩为神的代理人,在现实的面前,也不得不向旁人低头,又或者是示好。

    而这小镇上马路上穿梭的行人与摩托车特别多,似乎没什麽人开车子的

    雅瑟坐在车内,有些耐不住这会吞人的高温,而松开衬衣上的前两颗扣子。

    等他好不容易从那热闹的街道上穿过,将地图左看右看,却还是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走错路,最後只好先停到一旁,先拿出帕子抹了抹额上的汗──

    这会儿,同时就是雅瑟第一次见到女人。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她时,并不会觉得那是个美丽且亮眼的女子。

    她那身打扮,简仆实。一身柔软亚麻纱的白色连身裙,将女人特为骨感的身段展露无遗。

    在她那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吹乱的发丝一撩,又或者只是微微仰头看著上方的大树──就这样几个简单动作,竟意外的让雅瑟在瞬间失了神。

    等到女人投而来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看向自己时,雅瑟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也许是这气候、这镇上的异国风情,以及很是不顺心的找路──

    终让平时难有出糗的他,连著一天意外状况不断。

    见女人走来,神父不知怎地,白晰而带点雀斑的年轻俊脸竟感到困窘的染上一层粉色。

    女人很是亲切的说:「怎麽了,车子抛锚了」

    雅瑟假咳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怎麽搞得,当了神父多年,面对成千上万的信众也是有过无数回,却都不像这一次,感到特别的手足无措起来。

    「不、不是的。」

    「那就好。」女人是个很标准的东方女子,黑头发,比起白人女子还要再娇小的体态,就像个很容易就会被捏碎的磁娃娃,让人很容易就激起想要保护她的念头。

    一阵意乱神迷间,神父在此等近距离下,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花香气。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