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中午过後,将女人与孩子从那凉亭给抱回屋内的床里睡好。

    田义轻步踏出卧室外。

    黑耀天在旁等候多时,他们互有默契的看了一眼。

    下楼,其他男人们都在等著。

    那家伙怎麽样

    疯了。

    真疯

    那当然。

    他们看著黑耀天。

    你知道的,其实那已不是元华本身了他只不过是从元华身上移植了一颗心哪

    我知道。

    黑耀天叹口气。

    我知道的。

    从年少到现在,

    属於他们的爱情,步步为营,耍诈弄计,一切的不择手段都只为那个女人。

    这样太过扭曲的变态爱情。

    早成最可怕又美丽的毒素──

    让他们甘愿溺死其中。

    哪怕要让女人痛上一辈子。

    只要能让她好好待在他们身边就好──

    最後一战,还是他们险险胜过。

    最後,还是他们赢了。

    她输得──心服口服。

    她没睡,打从田义跟黑耀天离开後,她轻手轻脚的推门,来到楼梯的死角处。

    当听到那人没事之後,水茵的泪水总算是极释然的落了下来。

    感谢上帝。

    没再让她与男人们手中多添一条冤魂。

    其实打从开始她就嗅到不对劲了,关於男人们素来玩耍的把戏她怎会无所察觉───於是当她看见那个笑得温和如春阳的男人时,就知道自己得尽全力,护住他全身而退。

    虽然弄不清楚详情,但是却是掩盖不了这个新来的神父与元华太相似的气息──

    但哪怕她是真心想要让神父躲开男人们蛊动下的诱惑──却发觉事情打从最初,就已全然失控。

    不道德的关系,长期下来强制与被强制的爱情。

    终让所有人都疯了吗

    那些自残时的吐血举动,可是她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捣鼓出来的──

    她想,或许这样的身子,在紧要关头还有算计的价值──

    又是怎样的一场孽,让他们彼此在爱中欲中,交杂著心机角力赛。

    这麽多年下去,这般作恶的爱情呀,她早已认哉。

    她回到卧室里,看著床上熟睡的宝宝,大人们之间混乱的关系,在将来又会对孩子造成多大的影响

    紧紧的抱过孩子,那温热香的气味是如此真实。

    不论纠缠在他们身边是何种爱情,都已经彻底溶进骨粘入心──谁也离不了谁。

    生命本就是一团扯不清的烂泥巴,来来去去终归一场空。

    他们总有一日会失去所有。

    但再那之前,就让他们在欲海滔滔间沉沦───

    再沉沦。其实,说真的。

    打一开始的时候,田尧对於宝宝的名字叫元华,很是排斥。

    本来还打定休想叫他小爷多添粉尿布钱。

    那会儿,水茵还在躺在床里修养著。谁也没有空理他这闷气。

    田小少心情闷窒,大哥他们喊他去看小宝宝,他直管吼过去──

    大底是回嘴回得不吉不利,众人明明拿著尿布,瓶,小衣小裤的

    朱可娃传最新章节

    样子甚是可笑。

    但是对於他们嘴边那轻蔑至极的弯度,可是让田小少了一鼻子灰。

    其实这事儿本也没什麽好折腾。

    可就是一个字,贱嘛。

    没事总要跟自己过不去。

    田义那时冷讽道:「跟个已过世的人计较什麽现在这种情况还由得你闹子吗」

    「我又没怎样」

    黑耀天这时带回来一个女娃娃用的婴儿用品。

    冷冷的扫了田小少一眼後,又走上楼去看新生儿。

    这下子,田小少似乎成了个老鼠屎,谁也不爱待见他。

    当所有人都忙里忙外。

    田小少却是拗起子,手往口袋一摆,却在这时溜回去了纽西兰分公司坐镇。

    直到一个月之後,田小少才再度看见了长开了的小宝宝。

    这下子,他懵在原地。

    「这是谁」

    「你傻啦,是小元华呀。」

    「怎麽长成这个样」

    「哪样」

    这时季子瞪过来,还下意识的把掌盖在熟睡宝宝的两耳。「我警告你,再乱说一句话,看我不劈了你」

    田小少没理他。

    直愣愣的看著那粉红脸、粉红手、粉红脚脚的娃娃。

    一股说不清到不明的暖意,划过他风尘仆仆的心田。

    嘴巴动了动。

    季子那时正替宝宝盖被子盖得再密实一点,免得孩子抵抗力弱,染了不乾不净的病。

    季子再压低音量:「好啦,像个呆子伫在那干麻快滚啦──不是说打死你都不会来看一眼吗。」

    被季子吼的那股蛮劲又上来。

    田小少笑得美滋滋。走至婴儿床边。

    叹了口气:「爸爸真伟大。」

    「什麽」

    田小少摇头晃脑了一圈,笑得特不要脸:「这一看就不知道有多像我呢,你说这油然而生的父爱之情,难道不伟大吗」

    季子一股脑的气,冲上脑门。

    「x你妈个小混蛋」

    怎会有人如此立场转换的这麽快速

    像他

    呸─────────

    人家可都为了那皇位争得你死我活

    但在这家呢,几个大男人早就为了一个宝宝的遗传因子问题,大打出手好几回

    凭什麽就让这桃花男给捡便宜去

    想起跟这狼狈为奸的那亲哥───

    心愁旧恨全起。

    牙一咬。

    「去死吧」

    「喂────」

    於是被一阵混乱惊醒的小元华,打第一眼看到她的尧叔叔时,就是看得这笑得甜蜜蜜的大男人被季子叔叔用十字反固定法,狠狠踩在地上的样子。

    於是,闹醒後的娃娃没哭,反呵呵的笑了。

    田尧那时还乐呵呵的说:「看,连宝宝都知道什麽是父女连心呢笑得多欢畅」

    却没料到,娃娃是看得他特像耍猴戏的模儿才乐颠颠呢。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