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小弟太凶残,老大很有压力啊!

    朕愁得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默默地吃完饭,朕就先撤退了。大年夜啊,阖家团圆的日子啊,这要是在家里,大嫂肯定又给炸一大盆肉丸子了,大哥也炖好一大锅爷几个最爱的肉骨头了。这个时代的烹调方式还是太单调了,蒸,煮,烩,烤,连炒菜都很少。也是,没有菜油,荤油炒菜容易凝掉,朕也只好忍了。

    夜宴散掉,丞相也回家休假了,朕就又寂寞了。一个人窝在寝宫里,胡思乱想多了,就有些心灰意懒。朕知道,朕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了。好想哭,大哥还没给压岁钱呢!初二还要跟大嫂回娘家拜年呢!大嫂那是真的好,过门的时候咱才五个月,老妈年纪又大了,几乎算是大嫂一手带大的。大嫂又多年无子,就愣是把小叔子当儿子养了十多年,穿衣喂奶洗尿布一手包办,年年回家拜年的时候都要把咱带回去赚一圈压岁钱,直到咱都工作了大嫂的爸妈还给塞小红包呢!那是多么幸福的日子呦!

    狠狠地难过了几天,昏君的生辰到了。不是整寿,并没有大办。但是,也很热闹。藩王都在,匈奴使团也在,好东西就流水一样进了朕的小库房。朕就又高兴起来了。

    寿宴上,匈奴小王子提出了求娶安和公主的请求,态度非常诚恳。

    朕歪着脑袋问丞相:“他欠朕的钱还清了没?”

    丞相淡淡一笑:“俘虏还没赎,赔款也差一些,用十万匹马抵了。”

    朕点点头,问:“这么穷啊,出得起娶朕妹妹的聘礼么?”

    匈奴小王子脸涨得通红,很是屈辱的样子。

    朕暗暗点头。薛明英留下这么嫩的一个孩子,太毒了!真是,深得朕心啊!

    “朕的妹妹,金尊玉贵的,可不比你们匈奴那些粗妇放养的,朕可舍不得把宝贝妹妹嫁到那般苦寒之地。听说你们家那边都是鸟不生蛋的,也难怪你们家人都喜欢出门打家劫舍当劫匪了。唉唉,说的好好的,别砸桌子啊,丞相,待会把账单给他,那可是黄花梨的!”朕一番胡搅蛮缠,让人把小王子“送”回去了。

    赖了几天床,朕开始上朝了。

    朝堂上正在轰轰烈烈讨论嫁公主和亲之事。

    朕就想笑了。这群老东西,这么就不记打呢!

    朕就又憋坏水了:“朕就这么一个妹妹,宝贝着呢,出嫁可不能寒酸了。朕听说民间有随嫁滕妾习俗,朕觉得吧,嫁匈奴的话,一不能委屈了妹妹,二不能让人说朕小气。十二滕妾,三十六侍婢,这是朕的初步打算。当然,为了配得上安和的身份,滕妾和侍婢也不能档次太低了。十二滕妾,二品以上官家原配嫡女可出。三十六侍婢,可放宽至三品以上官家嫡女。众卿家可有合适人选推荐?要才貌双全人品好能生养的。”

    底下立马就安静了。

    “为了国家大义,皇帝的闺女都能舍了出去,众卿家做着朕的官吃着朕的米该不会不懂什么叫做为君分忧吧?唉,对了,寡妇也能做管事嬷嬷掌事姑姑的!”朕再次邪魅一笑。所以,就别拿定亲什么的来搪塞了。你敢偷着给你闺女定亲,朕就敢去砍你家姑爷脑袋,看你是结亲还是结仇!

    朕甩着袖子退了朝,此后朝堂上下再没了和亲的声音。

    匈奴使团撤走了,俘虏也拉走了,国库里添了大箱大箱的金银珠宝,西北军多了十万骑兵,后头还有每年两万匹的白条。

    藩王们,朕还在考虑。是直接下旨削藩呢,还是颁推恩令呢?这是个问题。

    不过,问题很快就不是问题了。

    因为,有收集癖的丞相在整理朕的乱糟糟的小书桌的时候,看到了那张写着削藩推恩令五个字的废纸。

    丞相问什么是推恩令。

    朕没抗住美人脸的诱惑,就全都交代了。

    丞相恍然大悟醍醐灌顶了。

    然后朕就去跳荷花池子了。

    娘的,这日子没法过了!朕实在是太没用了!最后的底牌都掀了!

    没跳进去,被冠军侯抓着腰带扯回去了。

    愤怒之下,朕把廖小三的脸给抓花了。摔,好好的太祖不去做,来这客串啥忠犬啊!朕心里只有丞相一个,真爱!

    朕的真爱美人丞相在弄推恩令,弄得妥妥帖帖的还上了一道折子。

    然后,他自己批了。

    朕已经连哭的地儿都没了。

    推恩令这码事,很多藩王都不乐意,所有的世子也都不乐意,但是藩王的其他儿子们就很乐意了。于是,还被朕扣在京中的藩王们就从内部斗起来了。

    朕想,这是个好机会。现在肯定有老多人看朕不顺眼了,没准出门一趟就能碰上大群大群刺客,多难得的因公殉职死在任上的机会啊!

    绝对不能错过!

    于是,朕兴冲冲穿着新做的皇帝便服——明黄色绣小龙的袍子——出宫了。

    在重新开张的换了东家的飞鹤楼要了一个包间,朕一脸期待地等着刺客上门。茶喝了足有一壶,刺客没出来,倒是见到了两个熟人,薛明英和姚木兰。

    薛明英因功做了大司马,姚木兰是朕亲封的郡主,貌似,有煎情!

    朕狼血沸腾了。姚木兰整整比薛明英大了十岁啊!

    所以说,真爱就是真爱啊,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差距,啊啊啊,要朕赐婚不?

    朕下了楼,明晃晃金灿灿的往两人面前一站,姚木兰立马就跪了,薛明英腿脚不便,在挣扎着下跪之前被朕拦住了。

    再然后,一支箭飞了过来。朕定睛一看,目标居然是薛明英!

    于是朕一脚踹开轮椅,非常幸福地胸口中箭倒了下去。

    终于可以死一死了,太好了!

    昏君指南15_昏君指南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