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 20 章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天很蓝,云很白,朕窝在御花园的大躺椅上有些熏熏然。【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期间有两个小宫女路过时都跌倒了,同样嘤咛一声缓缓倒下,姿势比白丽萍的孔雀舞一点不差。

    朕小小地忧郁了一下。这就是窈窕昏君,淑女好逑么!

    不过,跌得可真漂亮啊!朕很是羡慕,怎么朕就不能摔的这么好看这么唯美呢!上次朕那一跤跌的呦,吧唧一声就全体投地趴地上了,好半天都爬不起来,小龙冠都摔出去了。

    不过,那两个小宫女朕就再也没见过了,大概又被朕的瘟神体质给妨死了吧!

    自从朕满了十八岁,就跟个卤得喷香的鸡腿似的,谁都想咬一口。还有底下一天比一天响的立后声音,朕说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结果那群老家伙就更激烈了,还有一个当庭厥过去的。

    当时小三的脸有多难看呢?总之,是一瞬间就灰败了下去。看得朕心里直抽抽。

    受了刺激的廖小三练兵越发勤奋了,对少年军校也投入了很大精力。朕有些窃喜。莫非冠军侯终于知道上进了打算带兵逼宫登基为帝娶朕做皇后?想到可能就要母仪天下,朕忍不住摸了摸胸口。比起做皇后,大概被金链子拴起来藏在哪个偏僻阴暗的小房间里来的更容易更方便吧?那就是活生生的虐恋情深情节了!这种梗**最多最狗血了……

    想到朕也会加入人工洒狗血的队伍,朕有点兴奋。廖小三来请安时朕就把人留下了,看着那张恶霸太祖脸仰慕了好久。

    然后,朕就眼睁睁看着那张太祖脸慢慢变红了,从耳朵开始,然后脸蛋,然后脖子。

    于是,朕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小三太纯情,连朕这种狗血文里泡大的娃都有点招架不住了。那个样子,太,太招人了!

    朕挣扎了一小下,就捧着太祖脸亲了一下。这一下亲完,朕的脸也红了。

    再然后,朕就被抱起来了,脸还被按在了人家胸口处。

    朕的节操顿时哗啦啦碎了一地。

    朕就想,和这个禽兽也不是一次了,其实朕也是可以做回来的嘛!对着西施丞相朕下不去手,换了这个五大三粗的爷们有啥好心慈手软的啊!

    朕就伸手去推廖小三,推了一下没推动。就接着推第二下,还是没推动。

    朕顿时就幽怨了。朕也是个爷们啊!这也忒挫忒弱忒不中用了!朕怎么就没有豆芽四那样的天生神力呢,不然小三这样的来多少推多少,推多少做多少……

    朕又推了第三下。

    这次廖小三非常配合地倒下了。

    朕也跟着爬上龙床,坐在小三腰上就开始扒人衣服。这,这衣服怎么这么难脱?明明每次小三扒朕衣服都快的那什么似的!

    廖小三自己把上衣扒光了,眼睛死死盯在朕脸上。朕瞅了一眼,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朕,也只有朕。朕就觉得心里有个地方软了一下,然后凑上去在眼皮上亲了亲。

    廖小三抖了一下,顺从地躺在那里随朕施为。

    朕往下瞅到那结实漂亮的胸肌,忍不住多摸了几把。又泪奔了。小三的身材多好啊,有胸肌,有腹肌,还有背肌,这才是爷们的身材啊!朕想了两辈子的梦幻身材啊!

    朕拖着口水摸了一把又一把。

    然后,被朕摸得受不住的廖小三起身反压了。

    朕就又被狗给啃了。

    还是正面背面翻来覆去地啃。

    被啃完后,朕细细思考了下事发经过,也总结了下压人失败的经验。

    内因,朕武力不够强,被人一只手一按就动弹不得了,一压就翻不过身了。

    外因,小三太凶残。二十三四的牲口年纪,被窝里又长期没人,估计是打着三年不吃肉一吃顶三年的主意呢!

    还有一个让朕再次想动小匕首的原因,硬件对比不过关。娘的,朕还小呢,以后还会长的,那个禽兽居然敢弹朕的小龙根!

    朕彻底抑郁了。

    躲寝宫里忧伤了一下午,安和公主来了。

    小丫头才十二岁,正是粉嫩嫩的年纪,长得别提多可爱了。朕很喜欢这个便宜妹妹,一笑起来两酒窝特像小侄子。小姑娘给朕绣了一方帕子,那绣工,比现代咱认识的所有女生都好。朕妥妥地收了起来,没敢问那上面绣的是什么,虽说朕看着像椰子,可是宫里没有椰子,安和也绝对不可能见过椰子!

    朕很忧愁。安和十二岁,再过两三年就得定亲嫁人了。皇帝的女儿自然不愁嫁,但是前朝皇帝的女儿那绝对是个悲剧啊!在朕倒台前她要没嫁出去可能就再也嫁不出了,没准还得搭上一条命。要是等她嫁出去朕再下台,估计在婆家日子更难过,没准自己不了断也得被人给了断了,要是个厚道人家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

    得给安和找个好人家!薛明英不错,薛家家教有保证。可是薛明英好像和姚木兰有点暧昧,岁数也忒大了点。豆芽四也挺好,憨厚话少,可他力气太大了,要是武人性子上来打老婆,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里比得上他们家门口的石狮子啊!

    朕就招了豆芽四来说话。

    朕很失望。小三就够笨了,小四居然更呆。朕问一句他答一句,能一个字回答的绝对不用两个字,也忒没趣了!

    朕又招了丞相大哥家的长子来说话。

    那小子才十三岁,居然已经有了几分才子的味道,字写得极好,画也画得挺漂亮,可朕怎么看怎么和朕的有些相像。啊,对了,丞相的字是照着朕的练的,这小子估计是照着丞相的练的,就说了,怎么这小子看朕的目光那么火热!才子多薄幸,又喜欢风花雪月怜香惜玉,到时再弄一个又一个真爱咋办,也不能嫁。

    几天内召见了十多个青年才俊,朕好生体验了一下媒婆的感觉。

    媒婆太难当了,朕都愁死了。

    愁了几天,朕放弃了。唉,连朕自己的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呢,现在算计再多又有什么用啊,到时再说吧!朕就又做了缩头小乌龟。

    当晚,在廖小三偷摸来爬床的时候,朕一把掐上了他脖子。

    叫你不谋反!

    昏君指南20_昏君指南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