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穿上朕最心爱的明黄色绣小龙的便装,朕兴冲冲去了郡主府。八戒中文网.

    门口居然没有守门的!

    太松懈了!

    朕就带着一帮子人大摇大摆进去了,到了前厅自己找地儿坐了。狗腿子一上了茶,狗腿子二上了点心,狗腿子三四站后面帮朕捏肩。

    环顾四周,空空荡荡,一应摆设全无。朕赐下去的宅子怎么可能是空的!

    唉,好好的郡主府,被一帮子没文化没见识的给祸害成什么样子了啊!娘家太拖后腿了,娶这样的老婆,薛明英还真有勇气啊!所以说,这才是真爱么!爱上了屋子也顺便跟屋子里的乌鸦劈个腿什么的,薛明英,真汉子!

    朕默默感叹着。

    外面吵嚷声近了,来人了。

    朕顿时龙躯一震。呀,热闹来了。

    果真热闹。

    好几方人马,吵得可热闹了,好像是为了一匹缎子,木兰二婶要拿去给闺女陪嫁三婶想拿去给儿媳妇下聘后娘则想给亲生的小闺女裁衣服。

    其实朕真的想提醒一句,那是贡缎,不是谁都能穿的。这年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衣服也不可以乱穿的。

    后来吵着吵着就扯远了,连在乡下时谁家孩子偷摸了谁家鸡蛋吃肉的时候谁多伸了几筷子都吵了出来。

    朕端着一小碟子核桃酥盘腿坐在太师椅上,看得别提多带劲了。看着看着,就被人瞄上了,不对,是被瞄上核桃酥了。十来岁的男孩,冲上来就抢,抢了就往嘴里塞,然后一下子就噎住了。

    没朕的吩咐,身后的侍卫们都不敢动,不然这小孩铁定会成为被朕妨死的大军中的一个。

    朕乐了,指了指旁边的茶壶。

    小孩没喝水,非常坚强地咽下去了,又眼巴巴看着碟子里另外几块。

    朕递过去,看人狼吞虎咽吃完还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就了然了。这应该就是姚家老爹第二个妻子生的孩子了。

    姚家老爹当年身体不好,大闺女替他从军了,老婆想闺女,又在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伤了身,很快就没了。姚家日子还过得去,想着两个儿子不能没娘,就娶了个寡妇,进门生了这个儿子,大人却血崩没了。又过了两年,姚木兰在军中站住了脚,也往家里捎了两回银子。姚家就起了新房子买了几亩地,很快就又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又生下一儿一女。前头两个孩子岁数大又是一个娘生的,后头两个孩子有亲娘护着,后娘又不是个慈祥的,就苦了中间这个孩子了。如今十来岁,大概饱饭都没吃上几回吧!

    这是多么乱糟糟的一家人哦!

    朕默默地捂脸。看朕家里人口多简单!本来也挺多,可都被昏君爹的真爱弄死了。现在朕也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还是个人为残疾的!所以说啊,大哥你太心急了些,完全没人竞争的皇位也能搞丢,你说你挫不挫!

    朕又小小地忧郁了一下下。说到挫,朕排第几?

    朕手一伸,就来了一碟子千层酥。朕拿了一块,剩下都给了那小孩。小孩就蹲在朕脚边吃点心,时不时翻着眼睛看看不远处吵成一团的人群。

    然后,姚木兰来了,热闹没了。

    女将军把人都扔出去了。

    真的是用扔的,手一扬,一个人就忽忽悠悠飞过粉墙落到另一边了。然后,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

    实在是,太,太帅了!

    朕就明白了。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宅斗都是纸老虎,完全不够看啊不够看!

    朕又笑了笑。小市民有小市民的狭隘,可小市民也有小市民的眼色。比如,朕这么亮闪闪金灿灿的一只坐在这里,能不招人眼球么,可人家就愣是集体将朕无视了!知道朕不能招惹,只能窝里横么!

    姚木兰跪在地上请罪,朕摇头笑笑,说:“你要愿意的话,也可以从宫里出嫁,庄太妃和安和都在念叨你呢!”

    姚木兰磕了一个头,还是拒绝了。

    朕没有勉强,回宫了。是啊,即使已经面目全非,可那也仍然是她的家人,血脉相连的亲人。而朕的亲人,或许这辈子再也不能见得一面了。

    想到亲人,朕就低落了起来,连饭都少吃了一碗,炖得香香嫩嫩的小羊肉也少吃了好几块。

    丞相很是担忧,还摸了摸朕额头。

    朕打掉丞相的手,非常坚决地要求:“朕要御驾亲征!”

    说不定还能最后挣扎一下,死于流矢啥的。

    “陛下,最近并无战事。”丞相的脸色和语气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好像朕多无理取闹似的。

    唉,朕的寂寞你们这些古人怎么会懂!知道朕有多想回去看看曾经蹲过的坑么,知道有一种很大很大的杀器叫做负分催更么,知道朕手里多少小红花多少臭鸡蛋么……

    丞相和朕,好大代沟!

    朕好伤心。

    唉,还是小三好,虽然人笨了点嘴也笨了点,可人家力气大,能背着朕一晚一晚的走圈,走着走着朕就睡着了,感觉可安全了。丞相这样风吹吹就倒的美人身子哪里背的动朕哦!

    忧郁着忧郁着,日子就慢慢过去了。

    薛明英娶了媳妇带着新夫人就动身去了西北,押着大批粮草和武器,还有朕给小三准备的一车烧酒。

    薛明英是躺着走的。因为朕小酒坊新出的蒸馏酒太烈了,一杯送行酒就把朕的大司马给放倒了。唉,朕不是故意的,朕只是没想到小薛酒量那么差,还不如他媳妇呢!

    送走薛明英,朕偷偷地伤心了好久。朕也想跟去西北的,都把自己藏在姚木兰行李箱里了,可还是被丞相给搜出来了。

    看着病歪歪的美人丞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暴揍他酒醉不醒的残疾弟弟时,朕别提多揪心了。

    唉,只是想去死一死,为什么这么难!

    昏君指南29_昏君指南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