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小三有话说(二)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除了闷头打仗,家中的事他很少插手过问。【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有父亲,有哥哥,他可以只做廖家轻轻松松的第三子。他也想过自己的生活,打仗,赚军功,遇到喜欢的就抢一个做老婆,生几个孩子,把孩子养大教会他们打仗,然后在一个合适的时候战死沙场。廖家人很多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

    可是,父亲死了,两个哥哥也死了。

    直到这个时候廖长宁才知道父亲和哥哥身上的担子有多大,也才知道父亲和哥哥在前面为他挡了多少。他知道自己不够聪明,也知道这样的自己很难挡住朝堂上的发难。

    败军之将的结局历来只需要上面一句话。

    可以是胜败乃兵家常事,也可以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西北军权一直握在廖家手中,而廖家一直深得先帝看重。父亲和两个哥哥惨死,廖家可以掌兵的只剩他一个。可他不过只是一员小将,手底下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三万兵。况且,觊觎西北兵权的不在少数,即使上面给了父亲和哥哥最后的体面,只要一句“去职丁忧”便可轻轻松松收回兵权。

    现在的小皇帝,给得了廖家机会吗?给得了他廖长宁信任吗?

    廖长宁不敢赌,不敢想,只能去求。满身缟素跪在御阶下,不去听周围的吵嚷,只是牢牢地盯住他的小皇帝,无声地哀求。

    小皇帝给了三个侯爵。一门三侯,这是多大的荣耀!廖家的名声是保住了,可是,仅仅只是最后的体面吗?廖长宁觉得心底有些发凉,却只能规规矩矩叩首谢恩。

    而此时小皇帝却朝他扔来一把剑,开国太祖的佩剑。

    “廖长宁!”小皇帝的声音猛然响起。

    “臣在!”廖长宁猛地抬头,眼睛也亮了起来。

    “西北大元帅,你可当的起?”小皇帝的声音此时不啻于天籁。

    “有死而已!”廖长宁猛磕一个头,掷地有声,心也慢慢安定下来。

    “那就别丢了你廖氏一门三侯的脸!天子剑在手,军中的杂碎有一个给朕剁一个!”小皇帝给了他机会,也给了他筹码。

    把反对派官员家中最好的子弟送到军中做人质,这样的计策居然不是出自景华之手,廖长宁有一瞬觉得他又重新认识了他们家小皇帝。

    十七岁的小皇帝,年幼稚嫩,连那种事都只是用药。被臣下,也只是轻轻放下。喜欢吃橘子,吃到酸的会皱着脸吐掉,吃到甜的会笑得眉眼弯弯。这样的小皇帝,分明还只是小孩子脾气。

    廖长宁不知道这样的孩子是不是适合做一个皇帝,但是他知道,他的一切得自于小皇帝,他也会把他的一切献给他的小皇帝,包括忠诚,包括生命。

    还来不及感动,小皇帝又给了他一个惊喜,薛明英,景华的幼弟,做了他的军师。

    廖长宁很惊讶,看向景华,却见景华也是一样的惊讶。明英自幼残疾,双腿不能行走,一身才学却是连景华都要自叹不如的,况且,他是从六岁起就开始读兵书的。只是残疾之人不能出仕,薛家也从未宣扬过明英的才学,而他们那个看似并不管事每天只是吃喝玩乐的小皇帝却推出了这样一个人。

    而且,敢用这样一个人。

    薛家是文官之首,景华又做了丞相,大权独揽。廖家独掌西北三十万大军,在武将中声望颇高。即使他和景华私交不错,两家却是无甚来往的。而他们仅仅十七岁的小皇帝敢把薛明英弄到廖家军中,是太傻,还是太有魄力?

    那一刻,廖长宁感觉到汗水已经湿了衣底。

    领军出征,看着城楼上的小皇帝,廖长宁却想下马好好抱一抱那个孩子,那个给了他一切也让他甘愿献出一切的孩子。

    明英确实能干,计智百出,很快就打了匈奴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在他牵制住主力的时候派了一支奇兵抄了匈奴王庭,逮了一大群王族作为人质。

    赢的很漂亮。

    报了仇,看着血色战场廖长宁却只想回家。回家,给父兄上一炷香,告诉他们他廖家三子没有丢廖家的脸,也撑起了廖家的门楣。回家,回了家,也看一看他的小皇帝。

    班师回朝。

    带着大秦朝开国以来对上匈奴最大的胜利,带着一大群俘虏,还有那个被明英看穿的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将军。

    在这个朝代,女人地位并不高。而姚氏女,军功再高,也抵不过一个罪犯欺君。这一点,将会是廖家对头发难的一个很好的借口。

    但是廖长宁却不想那个可怜的女子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把人带到了御前,他们家小皇帝的面前。

    小皇帝做了一首诗,廖长宁不太懂,却觉得从他们家陛下口中念出来特别好听。所以,他很喜欢,也在陛下把那首诗赐给姚木兰之后跑到御赐郡主府生生抢走了那张纸。可惜字是景华写的,真丑。

    被封为冠军侯,廖长宁很是欣喜于这个爵位的名字。冠军,冠军,这可是小皇帝对他最大的肯定。廖长宁觉得,他应该进宫谢恩。

    所以,他就偷偷摸摸进了宫。

    宫门早就落锁,但是,哪里锁的住他廖长宁!

    小皇帝正在用药水泡脚。廖长宁看得很是心疼。冬天天冷,陛下的手脚耳朵都冻得厉害,脸上也冻出了包包。心疼之余,半跪下/身帮人细细洗了脚,涂了药,又把人抱上床,却舍不得放开手,就把人紧紧抱在了怀里。而这时,眼泪也忍不住一滴滴落了下来。

    待小皇帝睡下,廖长宁出了宫,正是夜半十分,却并没有回家,而是翻墙出城去了京郊不远的树林。花了两天功夫,掘了几个蛇窝,逮了几条冬眠的蛇。军医说过,蛇油治疗冻伤是最好不过的。

    找人炮制了两瓶蛇油膏,兴冲冲进宫献宝,却在重华宫门口听到他们家小皇帝的哭声。来不及通报,廖长宁直接闯了进去,把扎在景华怀里哭个不住的陛下抢到自己怀里抱住,心里却恨死了自己的笨嘴拙舌。

    匈奴遣使求和,他和薛明英负责谈判。小皇帝的四点要求让他瞠目,却让明英拍了巴掌大声叫好。抚恤银是直接拨到他手上的,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一级一级拨款到地方,一级一级被盘剥的几乎什么都不剩。

    小皇帝说,朕生平最恨者有三,一刮地皮,二喝兵血。

    听到那一句,廖长宁觉得,他们家小皇帝,真的可以做一个好皇帝,一个很好很好的皇帝。

    薛明英说:“跟着咱们家陛下,即使做一把刀,我也愿意。”

    景华什么都没说,仍旧兢兢业业做着丞相和皇帝的两份工作。可是他知道,景华早就把自己当成了陛下手中的刀,一把可以随时使用,也可以随时丢弃甚至折断的刀。

    廖长宁知道,他也愿意。

    可他也知道他和景华的不同。景华心里装的是天下,他的心里装的只是他们家小皇帝。

    作者有话要说:2、2、2、2、2、2、2、2、2、2、2更了……

    好想哭,原来我也有2更的一天……

    昏君指南36_昏君指南全文免费阅读_36小三有话说(二)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