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丞相有话说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十五岁为相,薛景华深知这个位子不好坐,却不得不坐。小皇帝十六岁,虽说提前行了冠礼,却不通朝政,更无心朝政。先帝驾崩前把祖父招进宫,一起被托孤的还有西北大元帅廖将军。

    很忙,很累,薛景华低低地咳嗽一阵,喝了药,还要继续批奏折。小皇帝并不管事,很少上朝,也很少出现在他面前,但是每次看着他的目光却越发放肆起来。薛景华并不喜欢自己这张脸。这张脸长得太过好看,若不是他姓薛,恐怕也不得善终吧!

    可是他发现,即使他姓薛,恐怕这个姓也护不了他多久了。

    对他起了心思的,是大秦的皇帝。

    秋狩。

    他的帐篷距离御帐最近。陛下遣人赐了一杯茶。他接过,还没来得及喝,却被刚刚打猎归来的长宁抢过去一口喝干了。长宁是马上将军,与他从小交好,为人最是豪爽不羁,此时还在叫着:“渴死了,再来一杯,换大杯子!”

    薛景华愕然,却又悄悄放了心。长宁这种类型,陛下怕是看不中吧,倒是可以借机脱身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廖长宁扛不住药力,把小皇帝给压倒了。

    事情难办了。长宁自己进了天牢,廖将军带着两个儿子跪在御书房外面请罪。薛景华想,大错已经铸成,恐怕他能做的,就是不连累薛家,再为廖家保留一丝血脉了。至于他这条命和这个身体,已经不再奢望了。

    可是那个小皇帝却让他狠狠地吃了一惊。

    陛下放过了长宁,放过了廖家。甚至,也放过了他。虽然让他住进了重华宫,却并不在内宫范围。虽然喜欢拉他的手看着他发呆,那双眼睛却太过清亮了些。

    小皇帝,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是长大了吗?或许是的,因为陛下开始干预朝政了。

    增尚书省,下辖六部,举贤不避亲。

    薛景华微微欣喜,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却不想,在他眼中太过稚嫩的小皇帝又给了他太多太多的惊喜。

    陛下造出了纸,书写绘画保存极为便利。

    陛下建了图书馆,招天下学子抄书,免费开放。

    陛下会写漂亮的毛笔字,会画好看的画。

    陛下开了科举。

    科举。薛景华这次狠狠地吃惊了。科举对世家来说已经动摇到了根本,对皇家来说却有着莫大的意义,对寒门来说更是改换门庭的最快捷径。

    这样的小皇帝,仅仅十七岁而已,是天生聪慧,还是随园主人的教导有方?

    紧接着,薛景华领教到了小皇帝的帝王心术。

    面对科举提出异议的张老,三朝元老,在陛下的“再奏一遍”的要求之下汗湿了衣衫,回去就告病了。

    修长城,挖运河。国库紧张,私库来补。薛景华再次赞叹了,也越发仰慕那位随园主人了。陛下不喜读书,也讨厌看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但是,这又有何妨?他们家陛下,学的是大智慧,是真正利国利民的东西。

    薛景华想,俗语良禽择木而栖,他算是找到他的木了。

    即使他们家陛下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那么,宠一宠就是了。陛下喜欢坐在他的身边吃饭,喜欢一边吃一边给他夹他不喜欢的菜,喜欢吃完午饭窝在他的榻上和他挤在一起午睡。醒着的陛下总是活泼泼的,睡着的陛下却安静的像一幅画。

    匈奴来犯,廖家父子三人阵亡。长宁来求,薛景华却有些担忧。长宁资历不够,觊觎西北大元帅之位的大有人在,薛家只是文臣,在这方面怕是说不上话。

    小皇帝却给了他们所有人一个惊喜。

    二十二岁的西北大元帅,赐天子剑,还绑了一群肉票。薛景华还来不及替朋友高兴,就被小皇帝的下一句话打懵了:“景华,把明英送给小三做个军师如何?”

    薛景华只觉得浑身发冷。明英双腿残疾,自四岁起就没出过他自己的院子,即使才华满腹外界也是无从得知的。可是陛下为何会知道?为何会觉得明英当得起长宁的军师?

    薛景华不敢再多做猜测,也不敢去看陛下的眼睛,只好躬身退下。

    明英说:“那就去呗!”却是掩不住的兴奋。

    祖父做寿,陛下亲临,赐下一副御笔百寿图。祖父湿了眼眶,他也深深地拜了下去。

    明英得胜归来,眼角都带了勃勃生气,再不像往日那样死气沉沉。之后赈灾,砍了半省官员,做巡按,又砍了许多脑袋。

    薛景华劝弟弟收敛一些。

    他的弟弟却说:“陛下说,生平最恨者有三,一刮地皮,二喝兵血。我喜欢这样的陛下,我想跟着这样的陛下,我想看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也想看看我们的陛下能做到什么程度。哥哥,你不要拦我,即使做一把刀,我也愿意。”

    薛景华无奈一笑,带着弟弟去见了祖父。

    之后,薛家送走了一批年轻子弟。

    藩王进京,陛下弄出了推恩令。薛景华再次愕然。削藩,可是困扰了先帝整个执政生涯的难题,他们年幼的小皇帝却轻轻松松拿出了这般完美的方案。薛景华觉得,合族相托,也值了。

    然后,小皇帝以己身救了明英一命。

    薛景华亲手抽了弟弟鞭子把人送进了大牢,自己守了几天却再次病倒了。他很心急,却无可奈何。那可是他的小皇帝啊,雄才大略惊采绝艳的小皇帝啊!

    小皇帝醒了。薛景华却又担忧了。长宁的表现太明显了。他知道长宁对陛下起了心思,也知道他用过几次手段,可是他不知道长宁居然已经陷的那样深。廖家人,一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啊!

    醒来的陛下还是活泼泼的,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跑到重华宫陪他一起工作,看着他发呆。

    陛下的眼睛总是亮亮的,被那样的眼睛看着,薛景华觉得自己很喜欢。

    陛下送了他亲手编写的《太白诗选》。他不知道李太白是谁,或许是随园主人的朋友吧,但是他爱极了那些诗文。他临摹了一份,却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小皇帝手写的这一份,即使他的字已经比小皇帝的还要多了几分风骨。

    朝廷缺粮。陛下随手就画出了地图,指点了几个地方,桑基鱼塘,水平梯田,新的犁,新的灌溉工具。他的陛下,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匈奴勾结了西域再次犯边,太原城被屠,小皇帝吐血晕厥。

    薛景华心疼的不行,把人抱在怀里一整夜,却也听到了陛下的小声呢喃:“小三,小三。”

    微微的心酸,不是嫉妒,他知道他喜欢陛下,却不是长宁那般的喜欢,却还是忍不住心酸。

    匈奴被灭,长宁班师回朝。薛景华看到了他们家小皇帝眼里明明白白的欢喜,微笑着摇头,当晚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是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皇帝,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薛景华。只是,小皇帝是亡国皇帝,薛景华是被囚禁折辱的薛景华。

    梦里,有南天帝君,有命格星君,有阎王和判官,他们叫他,重华仙君。

    原来如此,南天帝君,那个混蛋么……

    平叛归来的南天帝君对他说:“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