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番外,明月照沟渠(二)

修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南天帝君得了那个死昏君珍藏的图画版成人教材,简直是如获至宝,当即就找了个安静的房间细细观摩起来,其用功程度不亚于进京赶考的众学子。

    等到全部融会贯通了,帝君捂着鼻子绿着眼睛出了屋,结果一眼就见到了那个死昏君正被那个意志不坚定丢了太祖位改了命数的大将军背在背上,还笑得甚是开心的样子。

    再看看旁边坐在摇椅里微笑着品茶一脸惬意的重华,帝君摸了摸下巴,唔,用背的也不错,看上去很美好的样子,好想背一背他们家重华……

    薛景华难得偷了一点空闲喝点茶顺便陪陪他们家小皇帝,才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见身前蹲了一个人,一双眼睛比长宁的还亮,分明写着:“来背背吧背背吧背背吧!”

    薛景华默默地抬头看了一会儿天,默默地起身回房继续批奏折,至于地上那一只,完全没看见啊没看见。

    走了心上人,南天帝君低头失落了一小下,头一抬凶狠地瞪着那个笑得一脸幸福的死昏君和那个背着死昏君笑得更加幸福的傻帽将军。

    “他是?”廖长宁微微挪了下步子,仍旧把他们家小皇帝背在背上,左手却已经摸上了剑柄摆出了防御姿势。这个人是突然出现的,但是陛下和景华却都见怪不怪的样子,显然是熟识的,只是这杀气却是掩盖不了的。

    “景华他们家真爱。”萧君睿知道自己的小命是有保证的,但是大仙时时刻刻都想揍他也是真的,现在身边有小三护驾,胆子就大起来了,也敢胡说八道了。

    且不说一句话出来廖长宁眼睛瞪的有多大,南天帝君那里却是先激动上了。

    景华他们家真爱!

    景华他们家!

    他们家!

    真爱!

    那个死昏君还是很可爱的嘛!

    南天帝君马上换上了一副灿烂的阳光笑脸。七仙女三圣母勾搭的都是凡人,可见凡人是最懂情爱眼光最好的,既然死昏君说了他是重华的真爱,那肯定就没错了!

    嗷,重华下凡历劫二十七八载仍是单身,不是心里装了他才怪呢!要知道,这个破地方十七八成亲才是正常!

    被真爱二字幸福了一下,帝君就兴冲冲跑到重华宫看望他们家真爱去了。

    被那样亮晶晶的一双眼睛紧盯着,薛景华心里恼怒却无能为力,提笔就在手中的折子上画了大大的一个叉。妈的,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上折子,想累死陛下不成?其心可诛!哼,明天就扣你工资断你财路抄你全家!

    再瞅瞅旁边两手扒着桌沿蹲在那里完全没了往日高高在上姿态的南天帝君,薛景华又含了一口血。妈的!来武的打不过,别说他一文职,全天界他认识的所有仙友加在一起恐怕也不够这杀胚走上几个回合。要是这杀胚被激起了战意,恐怕整个上界的武将都经不住他磋磨。来文的?这杀胚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讲了他也听不懂!

    咽下那口心头血,薛景华默默地忍了。惹不起,躲不起,好吧,其实那货长得还可以,就先这么地吧!

    薛景华憋着气批完奏章,晚膳也摆上来了,照例是清淡的菜色,还有一@ 小盅燕窝粥。燕窝是陛下吩咐人从海边峭壁上采来太医令亲手炮制的,珍贵的很,除了安和公主那里得了一些,都被陛下送来了重华宫,连长宁都没有。薛景华很珍惜的一口口吃完了。

    帝君就心酸了。这凡间烟火有啥好的,五谷杂粮半点灵气没有,上次他从太上老君那里抢来的一炉丹药还没动呢,圆溜溜香喷喷的,重华居然看都不看一眼!哼!死昏君,上界仙君也是你个凡人能勾搭的吗!不对,和七仙女三圣母勾搭的也是凡人!

    大仙就又开始浑身冒杀气了。

    萧君睿和廖小三的晚膳是最爱的炖羊肉,正双手抱着一根羊腿骨啃得满脸油,就觉得背后一凉。于是皇帝陛下知道,赖在重华宫不走的那位大仙又想揍他了!

    廖长宁也感觉到了那股杀气,直觉就想去摸剑。

    “没事。”萧君睿被一口羊腿肉噎得半死,好不容易咽下去,正想拍拍扑通乱跳的小心肝,看到满手油就改了方向,拿油乎乎的手背蹭了蹭同样油乎乎的脸,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大仙他是没辙的,连那样冰雪聪明的丞相都搞不定,他这个靠丞相养活的小昏君哪儿是上界大仙的对手啊,更别说还得提防着别挨揍了。萧君睿敢说,要是大仙揍了他,肯定是揍了也白揍,就像他揍判官一样。可是他的战斗力能和大仙比吗?他的抗打击力倒是和判官差不多。虽说不知道大仙的杀伤力多高,但是代换一下小三暴揍美人丞相,那场面得多凶残啊!

    “大仙,得讨好!”时刻担心着会挨揍的皇帝陛下沉痛地说道。

    “那还不容易,把景华打包送给他就行了。”廖小三马上出了主意。送了人,也省得老仗着一张祸水脸勾引他们家陛下了。

    萧君睿震惊地看着廖小三。太残忍了,这还是青梅竹马呢!继造谣抹黑之后又开始贩卖人口了吗?小三,你怎么可以堕落的这么快!

    又过了几天,萧君睿拿了一大叠刚画好的美人丞相图过去重华宫找人。

    南天帝君正在扒着桌子看他们家重华,看到那个死昏君冲着他招手,眯了眯眼,走了过去,小心思也动了起来。死昏君这么弱,即使有真龙护体也起不到多大作用,趁着没人,是一枪扎死他好呢还是一巴掌拍死好呢还是一拳头捶死好呢还是一脚踹死好呢还是直接把人吓死好呢?

    萧君睿打个冷战,赶紧把一卷子画献了上去。

    帝君眼睛就直了。

    啊,完全被无视了。萧君睿默默地擦了擦汗,诚恳地说道:“景华画的比我好,写的比我好,还喜欢写诗读诗,这可是典型的文化人。文化人最爱雅致的东西,你得投其所好!”所以,你去几百年后逮李太白吧,别搁这儿吓唬人了!

    帝君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支完招,几天没见到大仙的面,萧君睿觉得似乎能看到一点曙光了。

    然后,再去重华宫的时候,他看到了被美人丞相提剑追杀出来的大仙,也看到了丞相和他下错药爬错床那时候一模一样别扭的坐卧姿势。

    再然后,大仙拍着他的肩膀说:“你的法子不灵,还是那个姓廖的说的好,我们粗人得用粗人的方法,啊哈哈哈!”

    南天帝君得了那个死昏君珍藏的图画版成人教材,简直是如获至宝,当即就找了个安静的房间细细观摩起来,其用功程度不亚于进京赶考的众学子。

    等到全部融会贯通了,帝君捂着鼻子绿着眼睛出了屋,结果一眼就见到了那个死昏君正被那个意志不坚定丢了太祖位改了命数的大将军背在背上,还笑得甚是开心的样子。

    再看看旁边坐在摇椅里微笑着品茶一脸惬意的重华,帝君摸了摸下巴,唔,用背的也不错,看上去很美好的样子,好想背一背他们家重华……

    薛景华难得偷了一点空闲喝点茶顺便陪陪他们家小皇帝,才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见身前蹲了一个人,一双眼睛比长宁的还亮,分明写着:“来背背吧背背吧背背吧!”

    薛景华默默地抬头看了一会儿天,默默地起身回房继续批奏折,至于地上那一只,完全没看见啊没看见。

    走了心上人,南天帝君低头失落了一小下,头一抬凶狠地瞪着那个笑得一脸幸福的死昏君和那个背着死昏君笑得更加幸福的傻帽将军。

    “他是?”廖长宁微微挪了下步子,仍旧把他们家小皇帝背在背上,左手却已经摸上了剑柄摆出了防御姿势。这个人是突然出现的,但是陛下和景华却都见怪不怪的样子,显然是熟识的,只是这杀气却是掩盖不了的。

    “景华他们家真爱。”萧君睿知道自己的小命是有保证的,但是大仙时时刻刻都想揍他也是真的,现在身边有小三护驾,胆子就大起来了,也敢胡说八道了。

    且不说一句话出来廖长宁眼睛瞪的有多大,南天帝君那里却是先激动上了。

    景华他们家真爱!

    景华他们家!

    他们家!

    真爱!

    那个死昏君还是很可爱的嘛!

    南天帝君马上换上了一副灿烂的阳光笑脸。七仙女三圣母勾搭的都是凡人,可见凡人是最懂情爱眼光最好的,既然死昏君说了他是重华的真爱,那肯定就没错了!

    嗷,重华下凡历劫二十七八载仍是单身,不是心里装了他才怪呢!要知道,这个破地方十七八成亲才是正常!

    被真爱二字幸福了一下,帝君就兴冲冲跑到重华宫看望他们家真爱去了。

    被那样亮晶晶的一双眼睛紧盯着,薛景华心里恼怒却无能为力,提笔就在手中的折子上画了大大的一个叉。妈的,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上折子,想累死陛下不成?其心可诛!哼,明天就扣你工资断你财路抄你全家!

    再瞅瞅旁边两手扒着桌沿蹲在那里完全没了往日高高在上姿态的南天帝君,薛景华又含了一口血。妈的!来武的打不过,别说他一文职,全天界他认识的所有仙友加在一起恐怕也不够这杀胚走上几个回合。要是这杀胚被激起了战意,恐怕整个上界的武将都经不住他磋磨。来文的?这杀胚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讲了他也听不懂!

    咽下那口心头血,薛景华默默地忍了。惹不起,躲不起,好吧,其实那货长得还可以,就先这么地吧!

    薛景华憋着气批完奏章,晚膳也摆上来了,照例是清淡的菜色,还有一@ 小盅燕窝粥。燕窝是陛下吩咐人从海边峭壁上采来太医令亲手炮制的,珍贵的很,除了安和公主那里得了一些,都被陛下送来了重华宫,连长宁都没有。薛景华很珍惜的一口口吃完了。

    帝君就心酸了。这凡间烟火有啥好的,五谷杂粮半点灵气没有,上次他从太上老君那里抢来的一炉丹药还没动呢,圆溜溜香喷喷的,重华居然看都不看一眼!哼!死昏君,上界仙君也是你个凡人能勾搭的吗!不对,和七仙女三圣母勾搭的也是凡人!

    大仙就又开始浑身冒杀气了。

    萧君睿和廖小三的晚膳是最爱的炖羊肉,正双手抱着一根羊腿骨啃得满脸油,就觉得背后一凉。于是皇帝陛下知道,赖在重华宫不走的那位大仙又想揍他了!

    廖长宁也感觉到了那股杀气,直觉就想去摸剑。

    “没事。”萧君睿被一口羊腿肉噎得半死,好不容易咽下去,正想拍拍扑通乱跳的小心肝,看到满手油就改了方向,拿油乎乎的手背蹭了蹭同样油乎乎的脸,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大仙他是没辙的,连那样冰雪聪明的丞相都搞不定,他这个靠丞相养活的小昏君哪儿是上界大仙的对手啊,更别说还得提防着别挨揍了。萧君睿敢说,要是大仙揍了他,肯定是揍了也白揍,就像他揍判官一样。可是他的战斗力能和大仙比吗?他的抗打击力倒是和判官差不多。虽说不知道大仙的杀伤力多高,但是代换一下小三暴揍美人丞相,那场面得多凶残啊!

    “大仙,得讨好!”时刻担心着会挨揍的皇帝陛下沉痛地说道。

    “那还不容易,把景华打包送给他就行了。”廖小三马上出了主意。送了人,也省得老仗着一张祸水脸勾引他们家陛下了。

    萧君睿震惊地看着廖小三。太残忍了,这还是青梅竹马呢!继造谣抹黑之后又开始贩卖人口了吗?小三,你怎么可以堕落的这么快!

    又过了几天,萧君睿拿了一大叠刚画好的美人丞相图过去重华宫找人。

    南天帝君正在扒着桌子看他们家重华,看到那个死昏君冲着他招手,眯了眯眼,走了过去,小心思也动了起来。死昏君这么弱,即使有真龙护体也起不到多大作用,趁着没人,是一枪扎死他好呢还是一巴掌拍死好呢还是一拳头捶死好呢还是一脚踹死好呢还是直接把人吓死好呢?

    萧君睿打个冷战,赶紧把一卷子画献了上去。

    帝君眼睛就直了。

    啊,完全被无视了。萧君睿默默地擦了擦汗,诚恳地说道:“景华画的比我好,写的比我好,还喜欢写诗读诗,这可是典型的文化人。文化人最爱雅致的东西,你得投其所好!”所以,你去几百年后逮李太白吧,别搁这儿吓唬人了!

    帝君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支完招,几天没见到大仙的面,萧君睿觉得似乎能看到一点曙光了。

    然后,再去重华宫的时候,他看到了被美人丞相提剑追杀出来的大仙,也看到了丞相和他下错药爬错床那时候一模一样别扭的坐卧姿势。

    再然后,大仙拍着他的肩膀说:“你的法子不灵,还是那个姓廖的说的好,我们粗人得用粗人的方法,啊哈哈哈!”